web版

7.安妮絲菲亞的魔學講座

web版  7.安妮絲菲亞的魔學講座

“說起來,有很多認識我想跟尤菲梳理一下。”

“梳理認識?”

“嗯,你知道我不能使用魔法吧?”

尤菲雖然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但還是慢慢地點了點頭。

在這個世界基本上貴族都可以使用魔法。其中有才能區別,魔力保有量和魔法適應性的數量之類的會轉化為數值。

我在這點上可謂是無能。我是雖然有魔力但無法使用魔法的體質。根據我的研究成果,這是先天的,並不是後天變化形成的體質。

“無法使用魔法的原因,基本上可以推測出來就是了……”

“請等一下?”

“什麼?”

“推測出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所以我才說要梳理一下雙方的認識吧。”

“……原來如此。失禮了,請繼續。”

尤菲雖然看起來很困惑,但不知是不是認同了我的說明,點了點頭。

“首先是前提,大家使用魔法都是借用了精靈的力量。”

“是的。精靈在這個世界上無處不在,以魔力為代價發動它們使得魔法成型。然後魔力有著適合精靈的性質,那就是大家所說的適應性。”

“嗯。到這裡為止還是一般認識呢。我在此基礎上有更深入的認識。”

“更深入的認識是?”

“就是字面意思哦。為什麼適合精靈的魔力是被上天決定的呢,為什麼以魔力為代價就會讓精靈形成魔法呢。”

說到底,這個世界的魔法是通過精靈來行使的。然後精靈的數量和種類非常豐富。

火、水、土、風四大精靈,光暗原始精靈,然後由此派生的亞種精靈。……更重要的是。先不論代表性的精靈,一旦包含派生的亞種精靈在內的話,它們的分佈就太雜了!由於分得太細,因此還做了歸檔,但中途就放棄了!

通過這個調查得知,雖然精靈有屬性的區別,但基本的生態和性質都是一樣的。如果是個體的精靈,那就只是漂浮在空氣中的存在。如果個體精靈聚集在一起並擁有意志的話就會升格為大精靈或是神。

總而言之,精靈就是漂浮在世界上類似靈的存在,其中可以用視覺進行確認的是穩固的集合體之類的特異個體。並且是以魔力是糧食的存在。

“對於精靈來說魔力是糧食嗎?”

“精靈是類似靈魂的存在,魔力則是無法目視的靈魂力量。我把魔力定義為從靈魂散發出來的力量。並且精靈是個集合體,既無法視覺識別也沒有自我意識。魔法就是將這些精靈進行加工。”

“將精靈進行加工就是魔法,而不是向精靈祈禱使魔法具現化!?”

看到尤菲驚訝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因為我知道這是一種目前不存在的想法。

“一般來說這樣想才是正常的呢。我認為精靈平常是沒有意識的漂浮在空氣中的東西。它們以魔力為糧食發生變化,形成魔法。魔力之所以有上限,那是因為魔力就像是靈魂的血液。必要的分量不會從容器中溢出,不需要的魔力就會漏出到外面。”

靈魂這一容器中裝著魔力,或者是魔力之源。必須的分量不會溢出,但過多的魔力就會放出在外。這就是魔力的真身。

精靈不擁有意識,會被魔力所吸引,並以被賦予的意識來決定存在。魔法就是改變精靈存在的行為,並不一定是因為精靈有意識才回應的。我將這些向尤菲進行說明。

不出所料,尤菲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人類之中有著崇拜精靈的精靈信仰的信者。在他們看來我的想法是異端中的異端吧。因此我一般不會將這想法說出來。因為有這樣的緣由,尤菲成為協助者後就不得不說出來了。

“……我至今為止都認為魔力和精靈都是理所當然存在的東西,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啊。”

“我也是因為必要才去調查的。因此,在知道原理後,我就知道自己無法使用魔法的理由了。”

“居然知道了無法使用魔法的原因?”

“簡單來說,精靈不喜歡我的魔力。”

沒錯,我毫無疑問有著魔力。能夠啟動魔道具就是這個證明。但是我無法使用魔法。

精靈以魔力為糧食保證自己的存在。並且會無意識地尋求與自己相性好的魔力。這在使用魔法的人的認識裡就是“適合屬性”。

如果是水精靈喜歡的魔力,就會得到水的適應性。也就是說,根據精靈喜歡的味道的不同,適應性也會發生變化。

“這只是推測,貴族和王族的起源是從和精靈簽訂契約開始的。”

“精靈契約嗎?與大精靈之類的上位精靈交換契約並借用其力量,據說這樣的傳說就是貴族的起始。雖然數量很少,現在也仍有精靈契約者。”

“沒錯,與可以識別並且擁有自我的精靈交換契約可以得到通常魔法無法比擬的力量。所以國家才會引入所有與精靈交換契約的人並建立貴族制度,這就是貴族的開始。”

“原來如此,貴族能使用魔法是因為先祖的精靈契約的恩惠呢。”

大概就是這樣。這已經是相當久遠的事了,只要不調查古老的記錄就無法知道真實情況。

雖然追溯歷史也很浪漫,但我追求的浪漫是別的浪漫。

“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擁有與精靈交換契約的血統才得到精靈喜好的魔力,這點先不管。因為我的魔力是精靈不喜歡的魔力,所以即使想使用魔法,也無法引來能成為魔法的精靈。”

“所以安妮絲大人才開發魔道具?”

“畢竟我有魔力嘛。所以必須要有效利用呢。而且我很想使用魔法,即使不是精靈產生的魔法也沒問題。而且,平民之所以不能使用魔法也是因為沒有精靈契約的餘韻。即使如此偶爾也會出現能使用魔法的平民,恐怕是貴族的私生子吧。”

“帶著精靈喜歡的魔力出生是一件幸運的事嗎。”

“嗯,也許是吧。這個先放在一邊,我必須要顛覆這個才能,並且因此發現了許多。”

“發現?這與魔道具的開發有關嗎?”

“是啊,首先我去尋找不通過精靈來使用魔力的方法。”

多餘的魔力會從體內放出並消散。如果是精靈不喜歡的魔力,那就是被白白浪費的資源。我就去研究能不能利用這些魔力。那是6歲左右的時候吧?

“最先注意到的是精靈石。”

“那是在精靈聚集的場所採集到的,據說是高位精靈的贈品,是精靈之力的結晶呢。”

“嗯。於是我去調查了那個東西的真身。”

“真身嗎?”

“因為不是普通的石頭吧?那麼到底是怎麼產生的,不去調查這個原理的話就無法解明吧?”

“……原來如此。”

由精靈給予的結晶石那就是精靈石。有這個的話即使是平民也能借助精靈的力量。但是,用途非常有限。

火的精靈石可以代替暖爐,水的精靈石可以產生水,僅僅如此而已。風的精靈石雖然可以產生風,但沒有足以讓人飛行的力量。土的精靈石雖然可以使土地富饒,但無法做到地動山搖。

也就是說,只能做到劣化的魔法。那麼,精靈石為什麼可以做到這樣的事,精靈又是怎麼製造精靈石的,這就是問題所在。

“簡單來說,那就是精靈的屍骸。”

“……什麼?”

“或者可以說是精靈凝固起來的東西。在沒擁有意志的情況下物質化的精靈。所以稱為屍骸是最合適的呢。”

“……被你這樣一說,非常難得的東西突然變得給人糟糕印象了呢。”

“現實一旦揭曉就是這樣的哦。嘛,精靈跟生物不一樣死亡這一概念能稀薄,所以基本上與憎恨之類的感情無緣。而明確擁有意志的大精靈也許就不是這樣了。”

所以精靈石會在精靈豐富,土地富饒的地方被發現。帕雷迪亞王國的自然和人口的平衡很好。在精靈適宜居住的環境中,會產生精靈糧食的魔力的人類就在旁邊。

雖然越深入就能得到更高純度更優質的精靈石,但即使不深入也能採掘到能使日常生活變得便利的精靈石,因此在人類集落的附近也可以採集到。可以說精靈石是帕雷迪亞王國的出口產業的重要部分也不為過。

“真令人懷念呢。為了飛翔而一口氣使用了成堆的風精靈石,結果陷入城牆中的公主大人。”

“陷入……”

“我還以為全身都要碎了。”

正因為有了那個失敗,才明白了自己並非沒有魔力,並且對精靈石產生了疑問。結果好一切都好。

我很瞭解精靈石的性質。並且沒有一定數量的話就無法形成自己理想中的魔法,也無法自由使用。那之後我的試行錯誤和探究就開始了。

“嘛,嘗試了很多。這十幾年真的是……每天都是試行錯誤……”

“這就是破天荒王女的由來嗎……”

“嗯,是啊。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使用魔法。現在也完全沒滿足哦。從體內散發出來的魔力可以通過魔道具有效活用了。之後就只是增加種類的開發了。”

“原來如此。……那麼,為什麼希望我成為助手?”

尤菲歪了歪腦袋錶示疑問。可以說尤菲的資質跟我完全相反。我是被精靈拋棄的被討厭的人,尤菲是被精靈所愛的人氣人物。說真的,全屬性適應性到底算什麼啊。

“因為可以實際見識到很多魔法。還有,明明擁有全屬性適應性這一外掛,身體上卻沒有任何問題,是迷之生物呢。”

“歪瓜……?……那個,您覺得我那麼奇怪嗎?”

“很奇怪啊。因為尤菲的存在很奇怪。身體的某一部分變得不正常也不奇怪。這種事也是有統計的哦?”

“誒……?”

也許是突然感到了震驚,尤菲臉色變差,疑惑地眨著眼看向我。其實這是這個世界的,正因為是這個世界才有的病。是與魔力有關的病。

“比如說,必要以上的魔力積蓄在體內,對精神造成障礙。偶爾可以見到吧?明明父母很優秀,孩子卻品行糟糕成長為惡德貴族。”

“嗯。……這不是教育的問題,而是生病了嗎?”

“是心病呢。魔力是從靈魂中散發出來的東西。一旦我們的肉體和靈魂失衡的話,馬上就會有一方,或者肉體和靈魂都變壞。所以魔力排不出體外就會患精神疾病,進而影響到身體。這種事例在貴族中有很多。”

如果魔力積蓄在靈魂中的話,根就會腐爛。靈魂無法承受飽和的魔力而逐漸扭曲。靈魂的扭曲會造成人格的扭曲,還會使身體變得異常。這可是重大發現。

不過,這還沒有在國內傳開,或者說不能在國內傳開才正確。雖然是我發現的,但不能囫圇吞棗地相信,畢竟我不是醫生。現狀是將情報託付給王家御用的醫生們,讓他們進行研究和驗證。

“這樣的話,因為我的魔力是精靈喜歡的魔力,那不就沒有這些不安了嗎?”

“相反。你的情況是魔力被精靈吞噬過多,甚至連靈魂內部的魔力之源都成了精靈的糧食,因此有病弱或是異常的危險。也許尤菲非常被神明所愛著呢,奇蹟般地保持著平衡。幾百年,不,搞不好是以千年為單位才出現一人的天才。”

“……比起被說是天才,魔力量會成為患病的導火索這一事實才讓我驚訝。”

“尤菲真是溫柔。無論量多還是量少,魔力當然是保持平衡才好啊。魔力的調查,特別是魔法使用的熟練度可以作為這方面的健康診斷。”

“啊,所以在學院中的魔法課上才有那樣的檢測……”

即使不說明意圖也能夠預防。我發現這個理論數年後,魔法學院中就開始統計每個人的魔力量和與之相對應的魔法熟練度,從中推測有沒有異常。

當然,心變壞的原因不只是魔力。如果一切都是魔力的錯這一說法傳開的話,那麼擁有豐富魔力的人,可以巧妙使用魔法的人就有可能遭受無謂的迫害。關於這點,我聽說父王也是非常慎重地對待這件事。

“你聽說過這樣的故事吧,擁有大量魔力而且粗暴的孩子,在學習魔法提升了熟練度後變得安定下來,精神也變得穩定。不過嘛,所有事都不順利的話也會讓人亂髮脾氣呢。魔力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但是,能夠發現原因也是一大進步。……不過,魔學就是調查這種事的嗎?”

“不,這只是副產物。因為不是我的專業,所以我也只能通過推測來說。這種事應該交給專家來解明。雖然我有著魔學第一人的自負,但不是醫生哦。”

魔學只不過是無法使用魔法的我,為了能夠使用魔法而產生的一門學問。

將前世知識中的“科學”通過魔道具再現,看起來就像魔法一樣,僅此而已。本來的話魔學應該就是這樣的用途。

順帶一提,並非沒有研究魔法本身的研究者,但硬要說的話,他們都是向著信仰和神學,宗教這些方面研究的,所以跟我的關係非常差。

只不過會得到實踐派的魔法研究者讚許。還有以個人身份向我道謝的,他說身體和魔力的失衡帶來的異常這點讓他茅塞頓開,給自己的研究和弟子的教育帶來了非常好的影響。

不過!平平常常!就能使用魔法的人!稍微!有些羨慕!還把我當成問題兒童!把我當傻瓜!一開始的時候,魔道具被嘲笑得我幾乎都要氣死了。還留有一些遺恨!我不會原諒你們的,魔法省的混蛋……!

“……安妮絲大人?”

“哈,對魔法省的黑色感情稍微……”

“魔法省?……聽過你們關係不好。”

“魔法省那邊現在已經緩和了很多。雖然現在還算不上很好。但這只不過是公主大人絮絮叨叨地提著過去的事而已,還有就是個人嫉妒了。”

“好囉嗦啊!什麼魔法使精英啊!”

不知為什麼那些人大多長得好看,更讓我不爽了……!就連他們諷刺我時的動作都會引發尖叫、被女孩子注視。去死一死啦……。

“……也許是因為這樣。阿爾加魯特大人跟魔法省的人處得很好。”

“嗯?阿爾君?雖然比不上尤菲,但魔法方面很優秀啊。”

“嗯。所以在學院內經常跟魔法省的貴族子女們歡談。”

“嘛,那也是其中一個大派別。”

只不過,他們將可謂是貴族特權的魔法視為神聖,以居高臨下的視線對待平民和無法使用魔法的人這點讓我不是很喜歡。不如說有些人討厭到吐了。選民思想,反對!

能夠使用魔法是類似於身份地位的事。但這不是全部啊。雖然由憧憬魔法而開發魔道具的我來說這話有點奇怪。但這是我的興趣嘛。

“話題脫線了?那個,說到哪裡來著。”

“對於魔學的認識梳理。確實不梳理的話,聽起來會讓人混亂呢。”

“是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從魔學轉到精靈和魔力的話題上了。雖然它們關係密切沒辦法單獨說明就是了。”

“雖說是魔學,但實際情況在外邊看來非常不明。不過,我聽說經常在工地現場用到?下水道,街道的現場。”

啊——,關於下水道我以模稜兩可的知識跟父王說了後,得到了認真的討論。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就成了現場監督輔佐,被要求當顧問。

因此有了下水道,街道的清潔和汙水的處理都得到了改善。

汙水是患病的原因——我將這樣的事一邊回想一邊前言不搭後語地說給父王聽,結果甚至還進行了驗證。

當然,我完全忘記說過了這樣的話,在經過數年的討論研究結束後,突然我就成為了這項事業的相關人員。

那個時候就沒法研究了!類似這樣發火了。不過多虧於此,可以全力開發工地相關的魔道具了。才沒有反省。

“下水道的事對我來說如同晴天霹靂,不過因為街道有魔物出現。正確來說打倒魔物後掉落的魔石才是我的目標。因此我以監督的名義進行魔物狩獵……”

“身為王女在做什麼啊!?”

“公主親自視察?”

“不是這樣的事!?還有真心話和場面話不一樣啊!”

“算了,先不管這個。因為魔石是必要的,還有魔物的骨頭、皮毛、牙齒之類的,不知為何,我去收集可以成為素材的東西后,就被罵了‘不要突然從王城消失……’”

“是啊,好幾次都是我注意到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封信被她逃走了。外出的話至少去工作,進行街道的開拓啊。”

伊利亞的補充說明讓我感到懷念。以前要更加的自由啊。現在我也安靜下來了。不對,研究已經基本成型,現在主要是驗證和修正所以才變成這樣!

如何逃出王城,不斷進行與近衛騎士團和不知何時結成的侍女隊的逃亡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感覺被近衛騎士團當成假想敵人來進行演習了。

“因為魔石也是變質了的精靈石,所以調查不足啊。”

“……什麼?”

“嗯?”

“魔石是那個吧?從特別強大的擁有異名的魔物中取出來的結晶。”

“是啊。會顯出與種族相符的特性,會被用於魔法的研究,或是以榮譽之證被裝飾起來的那個魔石。”

“那個是精靈石嗎!?”

“正確來說是魔物吃下並吸收精靈,在體內形成結晶,能提高種族特有力量的魔石。所以是變質的精靈。”

“怎麼會……所以魔石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嗎?”

“佩戴的首飾中很多都是使用魔石呢。不過,擁有魔石的個體很少就是了。”

所以只能大量狩獵,稍微殲滅魔物群,也有過,那樣的事呢。啊,伊利亞的視線好痛。我知道她在想什麼。

“雖然那也是精靈石,但用途就更有限了,根本沒有用處。但也沒辦法將其變為精靈石,所以現在只能裝飾在首飾上,或是加工成為名譽之證。”

“魔學可以有效利用魔石嗎?”

“嗯——。這是不可以模仿的。”

“不可以模仿……?”

“看嗎?那就脫了哦。”

“啊?脫,脫了……等等,安妮絲大人!?”

嘿咻脫掉上衣,裸露上半身。這裡只有女性所以沒問題。

然後轉身讓尤菲看到後背。只有頭轉向後方,可以看到尤菲瞪大了眼睛。

尤菲的眼裡應該看到了刻在我背後的“刻印”。在旁人看來就是刺青而已。在這個世界,刻上刺青的都是重犯。絕對不讓犯下的罪行消失所以刻在身上。因此,對於貴族來說是忌諱的東西。

“這是……刺青嗎?為什麼做這樣的事!?”

“這是我能使用的“魔法”的媒介。”

“媒介……?”

“沒錯沒錯。這是將魔石磨碎製成的塗料。用這個刻在身體上,讓身體適應,吸收魔石的力量。所以不能夠模仿呢。”

“當然啊!把自己的身體當成什麼了!?”

“啊——,在紋上這個的時候被罵的很慘了,好的,已經不會再做了……”

這是我現在能夠使用的極少數“魔法”的其中之一。通過刻在身上的刻印向魔石傳遞魔力,可以得到埋入身體中的魔石的恩惠。

不過這與其說是魔法,更像是將魔物的力量滲透到自己身上,所以被當成了邪法,父王親自下達了禁令。而且也不是沒有危險。

“……哈,真虧陛下能承受住辛勞呢。那麼,這個刻印可以做到什麼?”

“嗯——。簡單來說就是可以得到原本魔物的力量,得到種族天生的特性吧。因為我使用了相當優質的東西呢!”

“……使用了什麼素材?”

“……感覺說出來的話絕對會被罵……!”

“是龍,尤菲莉亞大人。”

啊,伊利亞!為什麼要像打小報告一樣透露出去啊!雖然看到的是我!?

“龍!?龍的魔石不是國寶級的嗎!?”

“因為正好太想得到,就拼命去狩獵了!”

“因為是這樣的事情所以沒有公開。”

“你真的是在做什麼啊!?”

額,狩獵素材……?也許是表情將我的想法透露了出來,尤菲以不知是生氣還是無語的表情瞪著我。

不過,畢竟龍是災害級的魔物嘛。偶然有龍經過帕雷迪亞王國,聽說派出了討伐隊後,我在龍成為國家的東西之前,以當時全部的技術進行狩獵……我只是這樣做了而已哦……?

“沒、沒問題!這個有能夠外用的東西!用於刻印的只有我而已!”

“外用……?”

“比如加入了魔石的藥之類。雖然有些副作用。”

“……安妮絲大人。”

“在。”

“您已經被周圍的人說得夠多了吧。您不是能用語言阻止的人吧。是啊,所以。”

尤菲小姐,為什麼露出這樣的眼神啊。

“如果您在我目所能及之處亂來的話,我會全力阻止的。請做好覺悟。”

……王國中屈指可數的實力者做出了行使實力的宣言。

嗯,可靠的助手來了。沒問題,現在已經不會太亂來了!嗯,一定,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