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6.大小姐就交給我了!

web版  6.大小姐就交給我了!

從尤菲利亞小姐決定在我手下參與魔學研究的那一天起,我就忙得不可開交。要問為什麼的話,是因為我決定在我專用的離宮裡為尤菲莉亞小姐建一間私人房間。

至今為止尤菲利亞小姐都住在公爵家,雖然距離不算遠,但魔學有很多都包含了國家機密。最重要的是,如果開始研究的話,根據內容的不同還有可能需要熬夜。

因此,為了給尤菲莉亞小姐提供休息的地方,就在離宮給她準備了自己的房間。問題是,能夠出入這個離宮的人才極為有限。

離宮由我和伊利亞打理。不如說基本上由伊利亞一個人打理。只有在伊利亞有無法推脫掉的要事和需要休息的時候,才會從王城派來經過嚴選的守口如瓶的侍女。

也就是說人手不足。搬傢俱也是非常辛苦的。我明明是公主卻也要幫忙搬傢俱。不過,只是搬傢俱的話不算什麼。

我也沒被多說什麼,畢竟都事到如今了。我遵從侍女們的指示不斷搬入傢俱。就前世來說,是成了搬家工的感覺。

“只要把傢俱搬進去就行了。請公主大人不要插手內部裝修。畢竟您的品味太具有獨創性了。”

“你可以說奇特哦?或者說是亂七八糟也行。”

“嗯,是的。就是這樣。”

“不否定嗎!?”

“所以之後就請交給我們吧。今天預定訪問公爵家吧?”

我對著從王城派遣而來的侍女們點點頭。待會要去迎接尤菲莉亞小姐。只有伊利亞與我同行。畢竟一個人去公爵家還是有問題的,所以就讓伊利亞跟著了。

其實在我出門的時候,我是希望伊利亞能留下來的。因為這裡有太多地方不希望其他人進入了。並且單純的因為很危險。王城派遣來的侍女們都守口如瓶,還沒有打破過我的吩咐。

即使如此也會擔心,因為那些東西實在是危險。

心想真是諸事不順啊,我離開了尤菲莉亞小姐的私室。

“公主大人。”

“伊利亞。”

“請準備打扮。不要對瑪澤塔公爵家失禮了。”

“是呢,畢竟要交出重要的女兒啊。包含阿爾君的事在內,這次就老老實實的吧。”

“啊……總是讓人無從下手的野生動物還是魔物什麼的公主大人居然老老實實的……明天我恐怕就要死了……!”

“太誇張了吧!?”

“先不說這個。”

就像是歌劇演員一般的演技。剛剛還是誇張的嘆氣,下一瞬間就是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經。

“首先是沐浴呢。然後是美容,選擇禮服,接著是……”

“你在給我打扮的時候還真是有活力呢……”

“看到花兒就想去疼愛。就跟公主大人您一樣。”

就這樣被伊利亞帶著試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在長期的相處中,我明白這種時候即使抵抗也是沒意義的,因此就被她為所欲為了。

然後我在鏡子前看到了被化妝得不像是自己的我。包括伊莉亞在內,侍女們的這份熱情真是厲害啊。也許有我對魔法傾注的熱情了。這麼一想,被打扮的辛苦也就能夠忍耐了。

不經意間通過鏡子看到了伊利亞。明明年近30歲了,皮膚還顯得很年輕,感覺不到衰老。為了伊莉亞而開發和研究有益於美容的魔道具是值得的啊。

“……伊利亞好漂亮啊。”

“請不要開玩笑。”

“真的哦。從小時候就一直這麼認為了。”

“很懷念呢。突然間變得在王城內到處跑了,而且開始開發魔道具後受傷和亂來的事也增加了。”

伊利亞一邊梳著我的頭髮一邊懷念地說著。伊莉亞說的是我過去的失敗經歷。這也是我和伊莉亞共有的回憶的碎片。

為魔法而感動的事,不能使用魔法的事實被擺在面前時的事,立志製作魔道具時的事。這些時候伊利亞都會在我身邊。如果她不在的話我會怎麼樣呢。不由得考慮起這種事來。

“確實經歷了許多失敗,但沒有失敗就不會有成功哦。”

“如果這樣的話,我的失敗就是沒能離開你呢。”

“……伊利亞得到了什麼成功呢?”

“現在這一瞬間的成功。”

太誇張了,我不由得嘟噥了一句。別一臉驕傲地說啊,感覺太丟人了。

“真愛管閒事啊。”

“輪得到您說嗎。”

伊利亞微笑起來。雖然已經相處了10年以上,但回憶中的樣子還是沒變。伊利亞給人感覺是一年比一年美麗。

深刻感受到她能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把伊利亞當成姐姐的話,她就會說“不勝惶恐”而開始生氣就是了。確實不像姐姐而更像是搭檔吧。

“我能這樣在您身邊真的很開心。因為我認為女人的幸福不只有結婚。”

“關於這點我非常抱歉……”

“沒關係的。我們家爵位很低,我也是政治婚姻的棋子。現在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我嫁給了公主大人也不為過。多虧此我過得很好。”

伊利亞是子爵家的女兒。伊利亞崇尚權利的雙親為了提升自家的實力而尋找婆家。在王城擔任侍女也是為了希望被有實力的名家看上。

而看上她的是我。話說回來,我是聽到伊利亞要被定下她不期望的婚約,因此就忍不住想把她留在身邊,因此而亂來了一通呢。

就這樣無法逃離我身邊的伊利亞幸運地被捲入了魔學研究之中,接著形成了現在的關係。遺憾的是,我不能斷言這全是好事。

伊利亞的家人一開始的時候也很歡迎被我藏起來的伊利亞,而從我放棄王位繼承權,引發問題後就漸漸疏遠她了。啊,我復權的話會不會再跑來聯繫呢?

伊莉亞對我說,因為她和家人的關係從一開始就已經鬧僵所以不會在意。於是她就不報自己的家名了。嘛,畢竟等同於被家裡放逐了一樣,我也儘量不去提及這件事。

因為對我來說伊利亞就是伊利亞。無論是誰家的孩子都一樣。不過,如果是這麼漂亮的人的話,應該會有很多人想引誘她到自己身邊吧。沒有伊利亞在的話我會很困擾,所以希望不要成為現實呢。“萬一”的這個想法對伊利亞很失禮吧。

“今後也要過刺激的生活哦?伊利亞。”

“如您所願。不過,就事論事,該出手時我會毫不留情的。”

聽到伊利亞的回答,我笑了起來。正是因為有她在才有現在的我。真的是感激不盡,我咀嚼著這份幸福。

“呵呵,看起來真是完美地偽裝成了公主……表揚你,伊利亞!”

“真正的公主在說什麼啊。”

被打的腦袋發出了“啪”的輕快一聲。

* * *

偽裝公主結束後,我和伊利亞一起坐在前往公爵家的馬車上。

想起來,從我還是小孩子的那時起,這是第二次拜訪瑪澤塔公爵家。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明確地跟阿爾君對立,尤菲莉亞小姐也不是婚約者。

雖然瑪澤塔公爵家跟王家有著血緣關係,但公爵家的起源很古老,血緣關係很稀薄。父親跟古蘭斯公爵是青梅竹馬之交,我記得有聽過他們以前經常一起行動。

因此,雖然我小時候有拜訪過瑪澤塔公爵家,但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把這當成是初次拜訪,打起精神上吧。

“走吧,伊利亞。”

“是,公主大人。”

帶著伊利亞。在公爵家女僕的帶領下走在公爵家的宅內。剛進門的時候就覺得這是個氣派的宅邸。不愧是歷史悠久的瑪澤塔公爵家的宅邸。

被帶到了接待廳。尤菲莉亞小姐和古蘭斯公爵,以及瑪澤塔公爵的妻子妮爾謝兒夫人在那裡等著。

尤菲莉亞小姐跟妮爾謝兒夫人不怎麼相似。似乎更像父親一些。由於再次相見真的是太久違了,因此不由得注視起夫人來。不好不好。必須要鄭重行禮以不顯得失禮。

“您的大駕光臨讓我們倍感榮幸,安妮絲菲亞王女。”

“不,這次邀請尤菲莉亞小姐是我的強烈要求。不如說,我才是應該道謝的立場。對於弟弟的不道德之處我深表歉意。即使在正式場合王族進行了道歉,我也想作為安妮絲菲亞個人傳達歉意。”

“請把頭抬起來,安妮絲菲亞王女。”

“是啊,安妮絲菲亞王女。不如說您幫助了我們可愛的尤菲。還得到了這樣的好處,我們才應該感謝,沒理由被道歉啊。”

被古蘭斯公爵和妮爾謝兒夫人接連這麼說的話,我也不能一直低著頭了。我立刻抬起頭,做到座位上。伊利亞在我身後站著。

瑪澤塔公爵父女並排面對著我坐在對面。

“很久沒見到妮爾謝兒夫人了呢,您平安無事再好不過了。”

“是啊,安妮絲菲亞也是久仰大名。您到我們家來也是非常久違了。”

“自從決定阿爾加魯特的婚約以後,我就與瑪澤塔公爵家保持距離了。”

“是啊,雖然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不過從以前開始,跟阿爾加魯特王子的關係就沒能好好進展。像這樣挑明一切,認為這是迫不得已而明確立場反而還更有建設性。”

雖然滿臉笑容但壓力好強啊,妮爾謝兒夫人!古蘭斯公爵是無表情地施加威壓,妮爾謝兒夫人的笑容是攻擊性的笑容,是戰鬥姿態!

這兩人生下來的尤菲莉亞小姐被別人說有嚴厲的眼神也不是不能理解了。絕對是血統啊,在父母是這兩位的時候。

“我已經從丈夫和尤菲那裡聽說了。只要尤菲願意的話,我也可以爽快地送她出去。”

“這是我的榮幸,作為曾經有失禮數的王族,得到挽回名譽的機會我一定會珍惜。我會好好對待公爵家重要的女兒的,以王家之名發誓。”

“今天還真是鄭重啊,安妮絲菲亞王女。您居然以王家發誓,我差點就要笑出聲了。”

古蘭斯公爵——!?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沒有說出來啊!我明明拼命披上公主的皮了!感覺伊利亞在後面嘆氣。我才沒有錯!

“真是的,古蘭斯公爵,就算是我也能分辨場合啊!”

“這真是失禮了。我做夢都沒想到您居然能這麼鄭重。我已經充分感受到您的誠意了。尤菲就千萬拜託您了。”

“是!就讓我好好疼愛她吧!”

誒嘿嘿嘿,尤菲莉亞小姐來的話,這個研究、那個研究就有進展了……!

有魔力卻不能使用魔法真的是不方便。雖然正因為這樣才製作了魔道具。沒想到居然有全屬性適應性的尤菲作為助手參與研究。啊啊,我接下來的研究人生要染上薔薇色了!

“不過,安妮絲菲亞王女。您跟女兒今後要一起生活了。‘尤菲莉亞小姐’這種稱呼是不是有些距離感啊?”

“母、母親大人?”

妮爾謝兒夫人指出的事實讓我不由得直眨眼。確實叫尤菲莉亞小姐的話有些距離感。我也想好好相處!

“那就稱呼為尤菲?要是距離太近的話就叫尤菲莉亞?”

“……隨您喜歡。”

“謝謝!那也叫我安妮絲!從今往後請多多指教了,尤菲!”

“……是,安妮絲大人。關於魔學方面的指導和鞭策,請多多指教。”

好鄭重!……話說。尤菲在貴族學院要怎麼辦。實在不覺得可以放任那樣下去。

“話說,要怎麼處理尤菲在貴族學院的事?”

“嗯,關於這件事之後會去協商,尤菲就您所知非常優秀。離畢業也沒多少時間了,所以今後不會在學院露面,而是調往安妮絲菲亞王女的手下做事。”

“跟阿爾加魯特王子廢除婚約一事也不只是因為兩人的不和,還因為安妮絲菲亞王女的強烈要求。我們打算這麼向學院傳達。”

啊,原來如此。要向外界傳達“原本就是因為我想挖尤菲的牆角”,這樣的話人們的關注點就不是兩人的不和或是被搶走婚約者了。

“這樣的話請務必使用我的名字,‘從以前開始,我就在追求尤菲’,這樣。”

“哎呀,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對吧,古蘭斯?”

“啊,我打算向學院提出,在王女的要求下免除到畢業為止的出席,即使不出席畢業典禮也能畢業。”

“是啊,被廢除婚約後就這樣離開學院,這種不光彩的事情跟尤菲不相符呢。如果為了洗刷汙名能用得上我的話,不如說我非常樂意!”

“真是萬分感謝,安妮絲大人。”

“客氣客氣。”

哎呀,總算是得出了一個好結論。放鬆下來嘆了口氣,這時突然想到一件事。

瑪澤塔公爵家還有另一個人,尤菲的弟弟也在就讀貴族學院吧?名字好像是……?

“說起來,尤菲是不是有個弟弟啊?”

“凱特嗎?啊,那孩子……”

“學院的事也好,到安妮絲菲亞王女手下去也好,他都很反感啊。雖然他想在這裡跟你對峙,不過我們好好糊弄過去了,他現在在學院。”

哎呀,是這樣啊。我似乎被尤菲的弟弟討厭了。

“姐姐被當成王家隨意驅使的人偶讓他很生氣呢……”

“不,那個,真的非常抱歉……”

“您並沒有做錯什麼。不過,關於平常的傳言就沒辦法擁護您了。”

“總有一天會面對面加深理解吧。想到現在的學院,想必令人喘不過氣吧。”

“現在學院的氣氛可謂最糟糕呢。無論誰都繃緊了神經。”

妮爾謝兒夫人困擾地嘆了口氣。雖然很過意不去,但跟我無關。我畢竟沒有去學院嘛!去的話絕對會引發問題——被父王這麼反對了。我也這麼認為。

之後,我順利完成對瑪澤塔公爵夫妻的問候,帶著尤菲回到了王城。

雖然還有弟弟凱特君這一不安定要素,但今後我想跟尤菲的家人也搞好關係。

* * *

“啊啊,由於尤菲的事最近完全沒有進行研究!”

把尤菲帶回來,讓伊利亞給她帶路後,我衝進了工房。想起來,從尤菲那件事開始有兩天完全沒進行研究。達人不鍛鍊3天也會啥來著。3天不進行研究會造成多少耽誤啊!

“不過尤菲來了就必須考慮一下實驗的內容了啊,畢竟能做到的事變多了。”

嗯——,我嘟噥著取出筆記本。上面記著的是突然想起來的前世記憶,以及一些突然想到的點子。

我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個異分子。自從取回前世記憶後,思考方法以及意識都偏向了前世,但這個感覺就像從夢中醒來時一樣隨時消失都不奇怪。

為了那個時候,我就像這樣詳細地記筆記。為了留下自己生存過的證明——雖然還不至於此,但有什麼留下的話還是比較好的。

“嗯——,至少要控制一下華麗的試驗呢。現在也極力不到外面去。這樣的話,就把素材消耗巨大的試驗延後……是啊,也想聽聽尤菲的意見,首先要從達成共識開始……”

一旦一個人思考事情,總會不斷自言自語。這時有人敲了工房的門。外面傳來伊利亞的聲音。這麼說尤菲也在一起?

“請進——”

“失禮了。”

給出許可後,伊利亞打了一聲招呼進入了工房。尤菲也跟在後面。大概是換好了衣服,是便於活動的輕裝。尤菲興致盎然地看著我的工房。

我張開雙手歡迎尤菲。這下尤菲就是共犯……咳咳……協力者了。不由得笑了起來。

“歡迎你,尤菲。歡迎來到我的城堡。”

“這裡就是工房嗎?安妮絲大人。”

“沒錯,因為到處都放有試製品,不要隨便碰哦?”

我一提醒,尤菲就膽戰心驚地走了過來。不過真正危險的東西都放在隔離倉庫了不會有問題。偶爾會有一些熬夜製作的,或是帶著邪念製作的東西,這些是開不了玩笑的呢。

一直以來只有我跟伊利亞兩人用的桌子,現在追加了尤菲的座位。尤菲坐下後,伊利亞開始準備茶水。除了尤菲莉亞以外是一如既往的工房風景。

“從今天起請多多關照,尤菲。”

“是,我希望也能像安妮絲大人一樣為為了人民的發明助一臂之力。”

“啊——,不用這麼一板一眼的啊?帶著‘能做到就好了’這樣的心情去做吧。當然做出成果是最好不過的,但失敗的次數反而更多哦。”

“是這樣嗎?”

“比起成功,失敗數不勝數。成功不是理所當然的,無論何時,不去探求的話就無法看到盡頭。”

“原來如此,您讓我做好這樣的心裡準備嗎。”

“沒錯沒錯。不然的話,做不出成果會讓人焦躁不安哦。畢竟沒有被誰強制這麼做,希望你可以放鬆下來去幹呢?”

探究之路不是一日完成的,更進一步說這條路沒有盡頭。賭上人生去完成的宏大浪漫的就是魔學之路!雖然像這樣耍了一下酷,但我能做出想做的東西就萬幸了呢。其中若是有能幫助到人們的東西的話,就會讓我非常開心。

尤菲欽佩地點了點頭。真是率直的孩子啊。也許是因為從任務中解放出來了吧。尤菲為了成為下任王妃而一直扼殺自己的感情,感覺情緒方面還有些年幼。

她至今為止都努力過來了,所以至少希望在這一年能讓她過上快樂的每一天。

高高興興地做!愉快的魔道具製作!——如果尤菲能帶著這樣的心情來做的話,對我來說是萬萬歲的。

“今天來慶祝吧。”

“慶祝?”

“給尤菲慶祝。慶祝婚約廢除雖然有點那啥,不過該說是慰勞會還是歡迎會呢。總之就是犒勞尤菲!對吧,伊利亞!”

“這真是非常不錯的提議。”

“……為我做那麼多真的好嗎?”

尤菲有些害羞,有些困擾地皺起眉頭。我探身出去,越過桌子戳了一下尤菲的鼻尖。

“我想做才做的!尤菲不願意嗎?”

“……不,並沒有不願意。只是,那個,有些迷惑。”

“接下來習慣就好,不用著急。”

我再次向尤菲伸出手。尤菲看到我伸出的手眨了一下眼,猶豫了一下後握住了我的手。

我輕輕一揮,緊緊握住了她的手。之後要帶著她到處闖了。一想到這就開始期待起來。我的臉上一直掛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