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國王陛下今天也胃痛

web版  2.國王陛下今天也胃痛

帕雷迪亞王國王城,國王的辦公室裡。國王奧爾凡斯·伊魯·帕雷迪亞正忙裡偷閒地享受著喝茶的時光。

作為國王的政務非常繁忙。可以說,讓心靈休息的時間比什麼都要貴重。雖說是繁重的事務,但作為國王保持心靈的從容非常重要。

……不這麼想就幹不下去。總是為國家的運營而苦惱,除此之外,也有很多讓人頭疼的事情。這時浮現出最讓人煩惱的女兒的臉,馬上搖了搖頭將其從腦海中趕出去。

最近,反覆做出出人意料的事的女兒開始變乖了。很想認為她開始懂得判斷對錯了,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這難道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嗎,無論如何都無法抹去不安。

想也無濟於事。祈禱著平安無事,正打算回到辦公之中。然而,奧爾凡斯的願望在今天也被輕而易舉地背叛了。

“國王陛下!失禮了!有十萬火急的報告!安妮斯菲亞王女……”

“……誒,又來了!這次又怎麼了!?那丫頭到底又幹了什麼!?”

通知急報的騎士的聲音從門前傳來。這是通知“一直以來”的騷動的報告。

奧爾凡斯捂著一陣陣疼痛的胃仰天嘆氣,大聲催促騎士報告。

“她使用平常那個飛行用魔道具來王城訪問了!希望能與陛下見面,那個……”

“那個,是什麼!別說一半,快報告!”

“是!安妮斯菲亞王女帶著尤菲莉亞·瑪澤塔公爵千金,那個,恐怕是誘拐……!”

“到底幹了什麼啊,那個野丫頭!?”

尤菲莉亞·瑪澤塔公爵千金。出現了自己兒子阿爾加魯特的婚約者的名字,讓奧爾凡斯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幾乎要跪下來。

記得今天應該是貴族學院的晚會。本應出席晚會的她為什麼會在這裡,不由得頭疼起來。騎士告知的誘拐,恐怕如文字所述。這點事那丫頭肯定能得幹出來。

“馬上帶到我這裡來!尤菲莉亞也是!”

“我,我知道了!”

看著匆忙離去的騎士,奧爾凡斯一邊嘆息一邊打開了桌子的抽屜,從裡面取出了常備藥。由於每天繁重的工作和不知何時引發騷亂的丫頭所帶來的的壓力讓胃一陣陣痛,這藥就是調整胃部狀況的。

說是現在自己的救命之藥也不為過,但這個藥的製作者,轉來轉去,正是造成騷動的本人安妮絲菲亞。真讓人哭笑不得。奧爾凡斯回想起知道真相時幾乎要倒下的心情。

接著調整氣息,重新坐好。正好在這時聽到了請求入室的騎士的聲音。立刻給出入室的許可,這時大門打開,兩人進入了辦公室。

“貴安,父王!突然訪問真的很抱歉!”

吐舌頭!安妮絲菲亞以幾乎能聽到這個幻聽的輕快語調打了招呼後進入了辦公室。奧爾凡斯忍著頭痛眯細雙眼。

她背後扛著的果然就是尤菲莉亞。安妮絲菲亞把尤菲莉亞從背上放下來後,搖了搖她的肩膀才終於回過神來,她環視四周後臉色一下子變青。

“陛、陛下!非常抱歉!請您原諒!”

“沒事。我知道全都是那笨丫頭所為。那麼,安妮絲?”

“是,父王!”

“報告吧。這次做了什麼……?”

“父王,我事先先說一句,這次並非只有我不好!”

“行了。我聽了報告再做判斷。那麼?”

“那是正在進行夜間飛行測試的時候。我看了一下旁邊就從窗口突然參加了貴族學院的晚會!”

“你這個笨蛋!!”

奧爾凡斯氣勢洶洶地站起身來,就這樣走近安妮絲菲亞,將拳頭敲了敲她的腦袋。

安妮斯菲亞發出“咕呀”這不像是女孩子的悲鳴,捂著頭。女兒眼淚汪汪捂著頭的樣子加速了奧爾凡斯的頭痛。

“你這傢伙!你這傢伙!要重複多少次才能學習!你的腦袋是裝飾品嗎!”

“父王,害怕失敗的人不會進步!”

“我說過!給我,預防!還要重複犯錯真是愚蠢至極,你這蠢貨!!”

再次落下拳頭。安妮絲菲亞這次抱頭蹲防了。奧爾凡斯抖著肩膀調整呼吸。

回想起她的奇行,這也還在平常的範圍內,問題是身處於這裡的尤菲莉亞。那麼,為何她在這裡呢?

“尤菲莉亞為何跟安妮絲一起?”

“這、這個……”

聽到奧爾凡斯的提問,尤菲莉亞吞吞吐吐,咬緊嘴唇垂下了視線。這樣子讓奧爾凡斯睜大了眼睛。

對於奧爾凡斯來說尤菲莉亞就跟女兒一樣。看到她那不像是下任王妃的態度,奧爾凡斯湧起了討厭的預感。這毫無疑問發生了什麼,從至今為止被捲進來的事中培育出來的第六感正告知著討厭的氣息。

“阿爾君說要廢除婚約、父王。”

“哈?”

“所以說,阿爾君說要廢除婚約。”

“…………哈?”

“放棄婚約。”

“誰和誰?”

“阿爾君和尤菲莉亞小姐。”

“誰說出來的?阿爾加魯特嗎?”

“阿爾君說的!”

捂著腦袋站著聽安妮絲菲亞報告的奧爾凡斯突然間僵在原地。理解安妮絲菲亞的話語需要一定時間。

在終於理解其意義的時候,奧爾凡斯的胃一陣絞痛,幾乎就要當場跪下。奧爾凡斯憑著作為王的自尊和精神力忍了下來,他嘴角抽搐著看向尤菲莉亞。

“抱歉。我希望你說這是場噩夢,這是事實嗎?尤菲莉亞。”

“……是,我力有不逮,非常抱歉。”

尤菲莉亞悲痛欲絕地重重低下頭,肯定了事實。

這表示發生了對奧爾凡斯來說最糟糕的事態也不為過。

“為、為何!?廢除婚約,在晚會之中!?為什麼沒跟我說過!?如果這樣的話,我就能教育阿爾加魯特了!!”

“好像他喜歡上了尤菲莉亞小姐以外的女孩子哦,父王。”

“是誰!?……難道是那個男爵千金嗎!?”

奧爾凡斯的腦海裡閃過阿爾加魯特寵愛身份低微的男爵千金的傳聞。

寵愛本身還沒什麼。但是,如果合乎道理的話,這也得要立婚約者為正妻。

“聽說最近關係非常和睦……居然廢除和尤菲莉亞的婚約!?這是打算迎男爵千金為正妻嗎!?”

“雖然有必要確認阿爾君的主張,不過狀況上大概就是這樣吧……啊,我還跟他說了哦,之後開家庭會議!父王!”

看到安妮絲菲亞不知為何握緊拳頭豎起大拇指,笑容滿面地做著報告。奧爾凡斯無意識地第三次舉起拳頭,但舉到一半就茫然若失了。

“怎、怎麼會……那是男爵千金啊!?沒受過王妃教育啊!?將那樣的人迎娶為正妻會發生什麼事,阿爾加魯特連這種事都不明白嗎!?”

“阿爾君,一旦下決心就不顧左右,真是讓人困擾的孩子呢……”

“輪得到你說嗎!?”

奧爾凡斯對著說夢話的安妮絲菲亞吼了一聲後揉了揉太陽穴。

已經不只是糟糕了。這一連的事態中包含了許多問題。

首先,跟尤菲莉亞老家,瑪澤塔公爵家的關係。說到底,跟尤菲莉亞的婚約是由王家提出的。

邀請當時就已經才智聰慧的尤菲莉亞成為王族,讓阿爾加魯特在尤菲莉亞的支援下率領國家,希望能帶來一場意識改革——王家向瑪澤塔公爵家詢問了這件事。

非常寵愛聰明伶俐的女兒的瑪澤塔公爵不打算接受這個提議,但因為對王家的忠誠和對奧爾凡斯個人的友情才勉強實現了這個婚約。

也就是說,如果王家方面提出廢除婚約一事的話,就如同是唾棄瑪澤塔公爵家的好意和忠誠的愚行。

奧爾凡斯有好好了解到尤菲莉亞和阿爾加魯特之間的關係進展得並不順利。並且還旁敲側擊地去問過阿爾加魯特,問他有沒有想過要廢除跟尤菲莉亞的婚約。

他回答,即使如此也會支撐國家,並且會相信盡職盡責的尤菲莉亞,不會由王家方面提出廢除婚約一事。……至少他對父母是這樣說的。

(這要是被古蘭斯知道的話……糟、糟糕了……!)

古蘭斯·瑪澤塔公爵。他是向王家宣誓了忠誠的有能心腹,也是奧爾凡斯的摯友。他雖然對自己的女兒尤菲莉亞非常嚴厲,但其實內心是非常溺愛她的。

因為為自己的孩子著想,所以才對尤菲莉亞那麼嚴厲。由於對王家宣誓了忠誠,為了王國的繁榮他決定以公爵的身份,而不是以父親的身份接觸尤菲莉亞,全力教育尤菲莉亞使她不辱於王妃之名。

瑪澤塔公爵就是如此殘酷的男人。在奧爾凡斯成為國王之前還是王子的時候,經常被他那殘酷所拯救,但現在,奧爾凡斯卻為有可能降臨在自己身上的事態而感到戰慄。

這不只是單純的廢除婚約。這是關係到國家的問題。

作為國家的領導人,出現這種糟糕的結果究竟是作何打算——即使被瑪澤塔公爵如此責備也無從辯解。

即使阿爾加魯特在事前向奧爾凡斯請求廢除婚約也是無法原諒的吧。

如果單純是廢除婚約的話,還可以用“沒辦法”一句話來帶過。但如果是由於戀愛糾葛而要廢除婚約的話,那就必須堅決拒絕。

畢竟對象太糟了。地位只是男爵千金。作為王族的婚約對象實在是太不相符了。如果建立了什麼豐功偉業還有辯護的方法,但其本人沒有這樣的功績和逸聞。

尤菲莉亞自幼起就接受了王妃的教育,培育了價值觀和覺悟。

而另一方面,不認為蕾妮·西亞有這樣的價值觀和覺悟。說到底,如果有這樣的覺悟和頭腦的話,根本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態。

也就是說,在發生這件事的同時,作為王族就無法接受蕾妮·西亞成為正室的王妃。不可能做到。

更何況,尤菲莉亞原本就有支援阿爾加魯特的名義。阿爾加魯特一個人成為國王的話,說實話放不下心。

而且被不特定的多數人目擊到這件事非常致命。已經不能說“沒有那樣的事了”之類的話了。

狀況完全走到了死衚衕,看不見打開局面的希望。說起來,在去尋求解決辦法之前,奧爾凡斯更擔心自己的小命。主要是因為溺愛女兒的那位摯友,瑪澤塔公爵。

“嗚咕。哦哦……!”

胃痛達到頂點,奧爾凡斯把手放在桌子上曲起身體。胃部被各種壓力所折磨,疼痛腐蝕著奧爾凡斯的身軀。

“父王!”

“陛、陛下!振作一點!”

安妮絲和尤菲莉亞立即趕到奧爾凡斯身旁。奧爾凡斯被兩人支撐著挪到了椅子上,然後輕輕靠在椅背上。

“……為何、阿爾加魯特啊。為何要做出這種事……”

奧爾凡斯不認為阿爾加魯特是個完全無能的人。只要有正確的引導,總有一天會……應該已經給他準備一個很好的環境了,即使做不到名垂千史,也能作為一個王好好幹下去才對。

為此。沒錯,為此安妮斯菲亞還答應了“放棄王位繼承權”。

“……由於我不中用,真的是非常抱歉……”

看著垂頭喪氣的奧爾凡斯,尤菲莉亞也跪下為自己的能力不足道歉。她的肩膀顫抖得令人心痛,所見之人無不幾欲落淚。

尤菲莉亞一直以來都是毅然決然的態度出現在人們面前,這個反差讓奧爾凡斯咬住了嘴唇。過於悔恨而咬牙切齒。

“嗯——,畢竟阿爾君非常自卑呢……說實話我覺得這是沒辦法的哦,尤菲莉亞小姐。”

“輪得到你說嗎!”

奧爾凡斯確實知道阿爾加魯特有著執著於劣等感的一面。

這全都是這個野丫頭安妮斯菲亞的錯!

雖然是問題兒童,但特別優秀。而且還創立了前所未有的理論。

這樣的姐姐弄出各種事件將他捲入其中,被迫看到姐姐優秀身影的阿爾加魯特會作何想法呢。至少可以斷言不會有良好的影響。因此安妮絲菲亞主動與阿爾加魯特保持距離……。

“你看嘛,我這不是好好地把王位繼承權給捨棄了嗎。”

“即使如此,你的行動也太多餘了!”

“這不是作為王族完全不合格了嗎!?”

“這是該昂首挺胸說的話嗎!!”

奧爾凡斯抓住安妮絲菲亞的胸襟用力搖晃。安妮絲菲亞被搖晃著,口中喊著不明所以的話。奧爾凡斯瞪著她心想。

如果她是正常的,並且還是男人的話。就不用如此煩惱了。

安妮絲菲亞雖為王族,但如果能將她排除在國政之外的話還好。

但她身為“魔學”的第一人的這一事實,是她仍然是王族的理由。

安妮絲菲亞所提倡的“魔學”使得帕雷迪亞王國的國力得到增強。“魔學”的恩惠迅速達到了帕雷迪亞王國不可或缺的地步。

不像個王族樣,卻不斷立下使國家繁榮富強的功績。安妮絲菲亞本人也知道阿爾加魯特對於這樣的自己抱有劣等感。

因此為了表示“我不會威脅阿爾加魯特的地位”,而扮演了問題兒童。奧爾凡斯很想相信是這樣。

“父王、父王。請賜予快要吐出來的可憐的我以慈悲!慈悲!”

“沒有賜予你的慈悲……!”

“這樣的話,請務必要聽聽我的話!這樣下去的話,古蘭斯公爵為了報復父親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你這傢伙!偏偏說出我不想直視的現實……!”

“不肖安妮絲菲亞!為了救父王於絕境,有個妙計!”

“……什麼?”

奧爾凡斯想就這樣晃下去讓她吐出來,從而讓她的少女身份死亡。但聽到這句話後停下了手,一臉懷疑地向下瞪著安妮絲菲亞。

被解放了的安妮絲菲亞從奧爾凡斯手中逃脫,繞到了呆呆望著兩人暖人心田(?)的親子接觸的尤菲莉亞身後。就像是把她當作盾牌一樣。何等卑鄙的丫頭,奧爾凡斯的眼神變得嚴厲。

“原本跟瑪澤塔公爵家的婚約就是為了加深兩家的聯繫、並對外界展示我們的團結對吧?”

“我不否定,同時我個人也希望尤菲莉亞能夠在將來支援阿爾加魯特。”

“這樣的話!不肖安妮絲菲亞有個方法,能夠維持兩家的關係,同時還能平穩解決廢除婚約一事!”

——全是不祥的預感……!

安妮絲菲亞的滿臉笑容讓奧爾凡斯嘴角抽搐。

這是搞事的前兆,奧爾凡斯擺出了架勢。奧爾凡斯確信她絕對在想一些不正經的事。

“……聽還是聽你說吧。你的妙計是?”

被問到的安妮絲菲亞露出滿臉的笑容說道:

“——請把尤菲莉亞小姐賜給我!”

刺耳的沉默。

尤菲莉亞和奧爾凡斯都一臉茫然地看著安妮絲菲亞。

“……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讓尤菲莉亞小姐成為我的實驗體,咳咳!……研究助手!”

“你這傢伙!想說什麼!?到底想說什麼!?給我說完!!”

“我知道尤菲莉亞小姐是優秀的魔法使!畢竟有多重屬性的適性,擁有歷代都少見的稀有才能!我從以前就在想了,如果她不是阿爾君的婚約者的話,就一定要她當我的實驗……不對,讓她幫助我的研究……!”

確實尤菲莉亞非常優秀。不僅是學習,作為魔法使也非常優秀。並且還愛好武術,在她實力之上的人可謂是屈指可數。

在專心研究“魔法”的安妮絲菲亞看來,想讓她成為自己的助手非常容易理解。只要不把助手稱為實驗體就點頭同意了。

“這麼做為什麼會能夠得到瑪澤塔公爵的認可,問題兒童……!”

“尤菲莉亞小姐的廢除婚約一事已經廣為人知了!只有這點無法顛覆!這樣的話,即使勉強也要扭曲一下事實!這樣的話我的名字就非常有用了!畢竟我是國內第一的問題兒童!”

“別昂首挺胸說這事……!你是說把尤菲莉亞賣給你嗎!?”

“容我多說一句,請好好考慮被王族廢除婚約,揹負汙點的尤菲莉亞小姐的未來!從年齡上考慮也好,今後的事上考慮也好,她還能作為貴族獲得幸福的婚約嗎?”

這句話說到了奧爾凡斯的痛處。

被王族廢除婚約的話會影響到今後的婚嫁。如果阿爾加魯特就這樣繼承王位的話,尤菲莉亞就會得到不被國王喜歡的汙名,這件事毫無疑問會扯她的後腿。

但如果要嫁到別國的話,尤菲莉亞的能力又太高了。如果在國內和不服從國王的貴族結婚的話也是件非常棘手的事。考慮到尤菲莉亞的未來,她的選項極為有限。

尤菲莉亞現在正好是結婚適齡期。過了的話就會被罵為剩女吧。這樣有可能會發展成更為嚴重的汙點。

“關於這個問題,如果尤菲莉亞學習“魔學”,為其發展貢獻力量的話就可以取回名譽了!即使要談婚論嫁,在這之後考慮也不遲!說不定過段時間後跟阿爾君的關係也會好轉!”

“巧嘴簧舌。原來如此,說得真好聽。可以說下你本音了。”

“你認為我會放過有可能參與實驗的優質助手候補嗎!?”

“喝啊!!”

“我的臉、我的臉要壞了……!”

奧爾凡斯抓住安妮斯菲亞的臉提了起來。

安妮斯菲亞的雙腳在空中掙扎,雙手拼命抓著奧爾凡斯的手。但她的抵抗也漸漸變弱了。

奧爾凡斯可恨地盯著安妮絲菲亞,心想她說的話不失為一個方法。

安妮斯菲亞現在幾乎獨佔了魔學的研究。雖然她是問題兒童,但完全沒有將其他人捲入危險之中。

只在自己能夠信賴的範圍內公開研究情報,不會洩露給任何人。只在研究成熟時才會公開。正因為如此,安妮絲菲亞身邊的侍從少得不能再少,雖然身為王族卻不讓她參與國政。

所以安妮絲菲亞說想讓尤菲莉亞成為自己助手一事,說實話,讓奧爾凡斯非常驚訝。

“還藏有什麼話沒說嗎?安妮絲。”

“請……放開手……要扁了……”

“你也是不長記性的傢伙啊。”

奧爾凡斯像是丟東西一樣放下安妮絲菲亞,嘆了一口氣。安妮斯菲亞捂著臉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是呢,嘛,要說有也是有啦。”

“嚯。說來聽聽。”

“我想站在她這一邊。因為尤菲莉亞小姐是我喜歡的類型!”

“哈?”

“啊?”

“……除了有能的助手和實驗的祭品以外還有其他意思嗎?”

“我認為她是有魅力的女性,這層意思。”

至此,奧爾凡斯想起了過去的記憶。

沒錯。某一時期,曾經考慮過安妮絲菲亞的政治婚姻。但沒能實現。她所展示的才智也是一個原因,但最主要是因為她所說的話。

『我才不要和男性結婚!至少是女性!我想疼愛別人!我!所以!結婚什麼的!才不要!!另外,我的本命是專屬女僕伊利亞!!』

奧爾凡斯至今還記得那個宣言造成了什麼樣的地獄慘狀。

奧爾凡斯的臉不停抽搐,與安妮絲菲亞的眼神交匯了。

在視野的角落,尤菲莉亞一臉驚訝地往後退了一步。

安妮絲菲亞正面接下奧爾凡斯的視線,滿臉笑容地說道:

“我會讓尤菲莉亞小姐幸福的!請您同意,父王!!”

至今為止最強烈的頭痛和胃痛向奧爾凡斯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