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第一卷  終章 乾燥的風吹起了地上的塵埃。

 斯伊拉卡城塞的城牆上,有兩個正在吹風的人影。

 「泰虎大人……我必須離開了。」

 「啊啊。」

 泰虎點頭回答。

 精靈的騎士公主站在他的身旁,長長的金髮輕飄飄地擺盪著。

 「等你回國了,精靈們也能比較放心吧。」

 「是的……」

 艾蕾諾兒也輕輕點頭。

 擊退亞神將莫斯之後,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希爾芬•沃軍終於重新編制完成,艾蕾諾兒也恢復了體力。

 她已經從來自亞爾弗的使者的口中得知,首都並沒有被攻陷。

 雖然保住了首都,不過可以想見負責駐守的防衛部隊肯定受到重創,市民也過著惶惶不安的生活才是。

 他們都希望騎士公主艾蕾諾兒能早日歸國。

 「同盟一事請包在我身上吧。國內難免會有反對的聲浪出現,可是我一定會設法讓那些人接受的。」

 「我知道。輝夜也相信你。」

 這三天輝夜和艾蕾諾兒進行了會談,正式宣告錫姆特和希爾芬•沃建立了同盟。

 這兩個國家應該沒有人會懷疑亞神的威脅了。

 所有的國民應該都瞭解到兩國同盟──甚至更多國家一起結盟的必要性。

 「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也有很多話想跟你說……暫時只好忍耐了。」

 「啊、啊啊。」

 艾蕾諾兒眼眶泛溼,把臉湊向泰虎。

 「再說,應該可以向同盟國要求進行人才交流吧……」

 「……應該是未嘗不可吧。」

 精靈的騎士公主似乎打算馬上把同盟用在私事上的樣子。

 「嗚嗚……等同盟一事塵埃落定,亞爾弗的狀況也穩定下來之後,我馬上就會來見你了!請你一定要等我!」

 艾蕾諾兒頂著一張快哭出來的表情從泰虎的面前跑開。

 她應該立刻就會出發了。希爾芬沃軍早已做好歸國的準備。

 雖然泰虎多少也感到不捨,可是──

 「……欸,我好像看到艾蕾諾兒哭著跑走了。」

 「應該是因為傷口還在痛吧?」

 艾蕾諾兒才剛走掉,輝夜便接著現身。

 聽了泰虎那隨口敷衍的回答,輝夜皺起了眉頭。

 「你不會是對艾蕾諾兒做了什麼好事吧……?」

 「不、不要胡說八道。誰會在這種被人看光光的城牆上做什麼事情?」

 「因為你是那種會趁艾蕾諾兒他們拼死拼活地戰鬥的時候,做出那種事情來的人啊。」

 「可、可是……如果不打磨的話我們早就輸了吧!」

 「……這麼說也沒錯。」

 自己提起這話題的輝夜連耳根子都變紅了。

 「話、話說回來……你已經可以出門走動了嗎?」

 「勉強還可以啦。全身上下還是有點痠痛就是了。」

 擊敗亞神將莫斯之後,泰虎是被在外調查亞神軍逃走情況的部隊營救回去的。

 泰虎並沒有把莫斯之前還活著的事告訴任何人。他對外的解釋是他因為追擊亞神軍而耗盡了力量。

 「誰教你不經我的命令就擅自出動,現在吃到苦頭了吧。」

 「好啦好啦,對不起,騎士公主大人。」

 「完全看不出你有反省之意!你太容易一時衝動了,我要禁止你一個人擅自出擊!」

 「啊啊,我知道啦。」

 泰虎向當真氣沖沖地瞪著他的輝夜面露微笑。

 她是打從心底擔心泰虎。

 泰虎在莫斯面前展現出了製造劍的能力,這件事就連輝夜也被矇在鼓裡。

 這是她唯一不知道的煉武士的──不,泰虎的密技。

 唯獨這個秘密,泰虎就算撕破嘴也無法告訴輝夜。

 因為自己體內的血統才得以成立的那個招式───這是泰虎唯一一件害怕得不敢啟齒的事情。

 他不敢想像一旦輝夜得知這個事實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嗯?你在沉思什麼事情啊?」

 「沒什麼。我很感謝你對我的關心……那你的狀況呢?」

 「……我很好。」

 輝夜微微別開視線說道。

 經由打磨的肉體強化──

 打磨雖然能讓輝夜發揮百分之百的實力,可是反過來說,這個方式也是在逼使她那因為生命力遭到侵蝕而日漸衰弱的身體擠出力量。

 所以肯定有在她的身體留下什麼後遺症。

 泰虎和輝夜之所以一直以來都在儘量避免使用打磨,這也是原因之一。

 「你沒有忘記我們的目的吧?」

 「當然沒有啊。」

 「那你應該明白,事到如今──我們已經無法回頭。我也不想回到過去了。」

 「……啊啊。」

 等到戰亂結束、輝夜獲得解脫,就不會再被昆古尼爾吸取生命力。

 可是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輝夜的生命力會持續流失。

 這是一場比賽究竟是輝夜的生命力會先耗盡,還是戰亂會先落幕的勝負。

 泰虎已下定決心要付出一切好贏得勝利。

 輝夜應該也是一樣吧。

 打磨也好,產生劍的能力也罷,不管任何風險泰虎都願意奮不顧身地嘗試。

 如今,這場勝負已經點燃了戰火──

 「終於找到您了,公主殿下!」

 臉色鐵青的艾夏突然出現在城牆上。

 泰虎看到那彷佛跟三天前亞神軍來襲時如出一轍的畫面,一股既視感油然而生。

 「……我也漸漸對壞消息感到麻痺了呢。這次又發生了什麼事?艾夏。」

 「這次是艾爾滋尼爾!」

 艾夏衝到輝夜面前大喊道。

 「艾爾滋尼爾帝國的軍隊突破國境了!而且是七萬大軍!國境周邊的防衛部隊在戰敗後逃走,帝國軍的目標疑似是首都齊沃夫!」

 「……蓓兒蒂優你這可惡的傢伙!」

 輝夜用力握緊拳頭。

 看來蓓兒蒂優只想統治他國,對同盟一點興趣也沒有。

 明明現在情況危急,不容許五大國繼續內戰下去。

 亞神軍勢必也會在短時間之內再次發兵。

 如今,輝夜被迫得同時和大陸最強盛的國家─艾爾滋尼爾帝國,以及捉摸不定的亞神軍交戰。

 雖然這是一場令人心生絕望的戰爭,可是──

 「泰虎、艾夏!我們回齊沃夫去!絕不能讓那個臭丫頭稱心如意!」

 輝夜厲聲說道後扭頭就跑。

 泰虎和艾夏緊追在後。

 縱使身陷絕望的漩渦,輝夜依然緊抱著希望。

 她沒有放棄過去所描繪的夢想。

 既然如此,泰虎該怎麼做已經很明瞭了。

 那就是陪著她繼續朝夢想邁進,不過如此罷了──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