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六章】讓假鈔流通起來吧!

第三卷  【六章】讓假鈔流通起來吧! 身在辦公室中的阿爾法,突然抬頭皺起了眉頭。

 下一個瞬間。

 「阿爾法大人、不好了!! 唄呀!」

 打開門的伽瑪衝了進來。

 就那樣顏面著地一路滑行、直到撞上阿爾法的辦公桌才停了下來。

 「怎麼了、怎麼慌張」

 「嗚、嗚嗚嗚……不好了、假、假鈔……」

 「假鈔……?」

 「大商會聯合的假鈔開始在市場上流通了!」

 阿爾法一瞬睜大了眼睛。

 「……流通量呢?」

 「現階段還不多」

 「大商會聯合注意到了嗎?

 「不、應該還沒有」

 「放出消息、讓他們注意到」

 「遵命」

 「我們也開始追查假鈔的出處。將其定為最優先事項」

 「遵命。必須得趁早查清楚」

 帶著凝重的神情伽瑪點了點頭。

 「信用崩壞一旦開始的話,我們也難逃關係……難道說」

 「怎麼了嗎?」

 伽瑪用訝異表情看著突然默不作聲的阿爾法。

 「沒什麼」

 「那就好。那麼就動員Numbers開始調查吧」

 目送行了一禮便離開的伽瑪,阿爾法看向了窗外。

 秋風吹拂著路邊的景觀樹,漸紅的樹葉隨風而起。

 「難道說一開始的目的就是這個……想太多了呢」

 輕聲的低語著、阿爾法搖了搖頭。

 ◆◇◆◇◆◇◆◇◆◇◆◇◆◇◆◇◆◇

 「你說發現了假鈔?」

 聽了嘉泰的報告,月丹打從心底發出了疑問聲。

 「具、具體情況還在調查中……」

 用顫抖的聲音進行著報告的嘉泰、然而他原本已經做好覺悟的斥責聲卻遲遲未來。

 「那個、月丹大人……?」

 「……快去給我把源頭找出來」

 「遵、遵命!立刻就去!」

 搶在被訓之前、嘉泰慌慌張張地逃離了房間。

 插起胳臂月丹思索了起來。

 關於發現假鈔一事他並沒有驚訝。

 畢竟一開始就是以『發現假鈔為前提』制定的計劃。

 只要假鈔開始流通,早晚都會引起信用崩壞。那樣一來大商會聯合的假鈔便會化為廢紙。

 那樣一來、民眾便會開始懷疑三越銀行紙幣的價值。

 ——信用崩壞是會延燒的。

 在這點上以信用創造發行紙幣的三越商會也是同樣的處境。

 三越銀行同樣沒有足以對應紙幣兌換的資金,用不了多久便會步上大商會聯合的後塵。

 三越商會的紙幣制造的非常精密。即使製作假鈔、也會很快被發現難以流入市場。那隻要大商會聯合發行粗製濫造的紙幣,讓假鈔更容易製造就好了。

 這便是月丹的計劃。

 但是、發現假鈔的時間比預想的早太多了。

 大商會聯合中暗藏著『教團』的資產。原定的計劃應該是等這部分資產被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後,再開始執行的才是。

 「計劃提前了嗎……?」

 如果是『教團』上層的判斷,那麼月丹也只好服從。

 可即使是那樣好歹也該報告一聲吧。

 「發生了什麼?」

 有必要向上層確認一下。萬一出了什麼差錯的話,『教團』將會遭受莫大損害。

 月丹輕撫著雙目的傷口、那隱隱的痛楚依舊難以消散。

 ◆◇◆◇◆◇◆◇◆◇◆◇◆◇◆◇◆◇

 假鈔按照計劃一點點流通了起來。

 我以約翰·史密斯模式站立在時鐘塔之上,眺望著一片空前的好景氣沸騰著的夜晚的街道,在那背後隱藏的組織的計劃看的一清二楚。

 「這個氣息……組織的計劃開始了……」

 然後,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最先察覺到我們的『計劃』的、會是誰呢。

 就在一邊向著那樣的事情一邊享受著這片夜景之時,突然看到了一輛馬車從王都中悄悄駛出。

 以及、追蹤在馬車後的三道黑影……

 「是嗎……最初發現的果然……」

 我追著那些黑影從時鐘塔上飛身躍下。

 從穿著史萊姆緊身衣這點就能看出是三越商會的相關者。

 「很遺憾——現在還為時尚早」

 雖說是為了三越商會,但我現在還是背叛者模式呢。

 等一切都結束了,再讓她們知道就好。

 ◆◇◆◇◆◇◆◆◆◇◆◇◆◆◇

 664號緊緊追著深夜之中從王都隱秘出行的馬車,同時回過頭來看向666號。

 「66號、真的真的,獨斷專行是禁止的哦,明白嗎?分隊長可是我,請遵從我的指示」

 「我明白」

 「就是因為你不明白我才說的啊、真是的。之前也是一個人就擅自深入……雖然結果還

 算沒事,你到底在急些什麼啊?」

 「我……並沒有」

 666號低下頭來,簡短的否定道。

 「就是像這樣自己一個人承擔,真是的。你到底在想些什麼、不說出來的話我們可不會

 明白的啊」

 「664號、現在請先集中精神在任務上吧」

 「誒是呢、正是如此呢,真是的。正因為想要集中精力在任務上,我才會忠告獨斷專行

 的人啊」

 664號從666號那裡移開了視線,嘆了口氣。

 然後與此同時,從身後傳來了哈欠聲。

 「我說、665號,你打哈欠了吧」

 664號再次回過頭來,這次瞪向了665號

 「並沒有呢」

 「打了、絕對打了,我聽到了。你也好好集中精神在任務上啊,真是的。這個任務非常

 重要不是說明過了嗎」

 從回答的有氣無力的665號那裡移開了視線,664號再次盯住了前方的馬車。

 這次的任務、是找出最近不知從哪裡流入的大商會聯合的假鈔的出處

 『七陰』的伽瑪將可疑的路線精確地檢索,在那之中的流入路線之一就是眼前奔跑著的

 馬車。

 這次的任務極為重要。

 正因如此、664號才會感到擔心。

 666號在焦急著什麼。她的戰鬥力很高這一點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也明白多虧了她,

 這個分隊才得到了很高的評價。

 但是、666號的獨斷專行最近已經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

 雖然不知道她在急些什麼,但是這樣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會失敗的。

 畢竟、無法挽回的失敗也是存在的。她們的任務只要稍有差錯就有可能失去性命……

 祈願著這個任務能夠順利的結束、664號集中起了精神

 但是一一那個願望並沒能實現。

 「下面!」

 666號突然喊道。

 對那道聲音做出了反應,全員都跳了起來。

 但是趕上了的、就只有666號。

 「呀!?」

 「唔!」

 664號和665號被什麼東西絆住了腳摔倒在地。

 釆用受身技巧後站了起來,她們的腳上纏繞著像細絲一樣的東西。

 「這是……絲?」

 「是流通了魔力的鋼絲吧……」

 對於664號的疑問665號給出了回答。兩人用史萊姆劍將絲斬斷,準備應對敵人的襲

 擊。

 在視線的前方,66號已經舉起了劍來,靜靜地盯著黑暗的深處。

 完全感覺不到氣息。

 但是、在夜晚的黑暗之中,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咯噔、咯噔、在牢固的大地上走著,他就這麼出現了。

 那是一個、將黑色頭髮梳成背頭穿著西裝的男人。那張臉被藏在無機質的面具之下無法

 看見。

 那個男人赤手空拳。

 沒有拿任何武器。

 但是、若是用眼晴仔細觀察的話,就能夠在他周圍看見反射著月光的絲線。

 那些絲線就彷彿像有生命一般、自由的漂浮在空中。

 「小心點、那傢伙使的是鋼絲」

 664號催促大家注意,她們就這樣與鋼絲使對峙了起來。

 帶著無機質面具的男子,和在月光下閃耀著的無數絲線。那副模樣看上去簡直就好似幻

 想一般。

 「我是約翰·史密斯。退下吧。這前方對現在的你們來說一一還沒有知道的必要」

 男子用聽不出感情的無機質聲音說道。

 說罷、鋼絲在夜空中擴散開來。

 鋼絲在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光芒。

 依靠那些微小的的光亮,664號避開了纏繞而來的線。

 就速度方面來說、倒並沒有那麼麻煩。但是問題是靠肉眼很難捕捉到,運動軌跡也難以

 預測,再加上那個數量。

 約翰·史密斯的雙手僅有十根手指,但他卻操縱著數倍於此的鋼絲。

 而那從四面人方襲了過來。

 特別是那角度和時機更是令人厭惡。

 預測著664號她們的動向,像是要將逃脫之路封鎖一般將絲配置在那裡。並且,還限定

 了迴避的方向,誘導著664號她們的行動。

 結果就是一一無法接近

 比起刀、絲攻擊範圍要更廣。若是不設法接近,她們甚至無法攻擊。

 可儘管如此、自從她們戰鬥開始之後,就連一步距離也沒能拉近過。

 不、倒不如說反而變遠了。

 那個男人僅僅數秒,就完全地,支配了這個場所。

 他站在那裡一步也沒有動。

 只是用十根手指操縱著鋼絲,就令三名少女只得到處逃竄。

 她們簡直就像是按照他的意原肆意操縱的三具人偶一般

 「大家、退後」

 對於664號的指示,兩人立即做出反應撤出了絲線的攻擊範圍。

 只要還在約翰·史密斯的距離中,我方就只有被不斷消耗的份。

 然而、沒有進攻手段的窘境依舊沒有改變。

 三人互相看了看,搖了搖頭。

 這個男人一一很強。

 雖然也有應對鋼絲這種不習慣的武器的因素存在。但是就算考慮到這一點,他那支配這

 個場所的力量也明品是出類拔萃的。

 精確地操縱著數十根絲線,預測她們的行動並加以誘導。這些、都不是實力平平之人做

 得到的。

 664號也知道幾名強於自己的人。

 包括現在在場的666號在內,被稱為 Numbers的組織的千部們,然後還有『七陰這

 樣有著壓倒性力量的最高幹部。每一個都有著她無法比擬的力量。

 可是、這個約翰·史密斯卻與她所知道的強者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他的強大不是魔力不是力量也不是速度,甚至也不是那操縱一切的技術。

 不、他操縱鋼絲的技術確實很高超。但他強大的本質並不在於此。

 約翰·史密斯的強大在於一一空間的支配力。

 664號作為分隊長有著問兩人發出指示的立場所以能的明白。若不能俯瞰整體的戰、深

 刻理解戰鬥的流向、並提前加以預測的話,是無法做到這種技藝的。

 也就是說、約翰·史密斯在戰鬥方面有著極高的思考能力。

 「怎麼了……不來嗎?」

 約翰·史密斯一步也沒有動。只是站在最初的地方、從面具後窺視著她們三人。

 表現出一副遊刃有餘的姿態。

 那是無論發生什麼都能夠處理的自信。

 夜中展開的絲線,完全斷絕了她們的進攻手段。

 擅自行動的話,就會被纏住。

 或許也該、將撤退列入考慮範圍了吧。

 雖然666號大概會反對吧,但是這裡也只能請她忍住了。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下一個瞬間。

 「如果不來的話,那就換我上吧——」

 「誒……!?」

 約輔·史密斯只是輕輕動了動手指。

 與此同時,664號注意到了在自己脖子上纏繞著的細絲。

 怎麼會一一什麼時候!?

 而且,這裡應該是攻擊範圍外才對。

 「是誰告訴你絲線的長度都一樣的?當然、粗細也是不同的……」

 「怎麼會!」

 仔細一看纏繞在脖子上的線,非常的纖細極其難以被發現。

 664號直到剛剛為止所看到的線,就只是約韓·史密斯讓她們看見的而已。

 「難道說從一開始就……」

 「沒錯一一從一開始」

 664號完全被操縱了

 她的表情因屈辱而扭曲,而絲線則是緊緊地勒住了她的脖子。

 被壓縮的高濃度魔力在絲線中通過。只要他稍微用點力、那絲線就能很容易地切斷自己

 的脖子吧。

 「要殺的話就趕緊殺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她狠狠地曖向約翰·史密斯。

 665號和66號也都被拘束了起來。

 自己早已做好了那份覺悟。

 脖子上纏繞的線上的力道加強了。

 那一瞬間、666號動了起來。

 她向前衝了出去。

 只是單純的、以比約翰·史密斯拉動線更快的速度,向前衝去。

 「哈啊啊啊啊啊!!」

 更快、只是一味的更快一一

 她向著約翰·史密斯突擊了過去。

 「正確答案……」

 但是他的從容絲毫沒有動搖。

 他只是輕輕的拉動了一下右手的手指。

 「但是、誰告訴你纏著線的就只有脖子」

 突然、666號摔倒了。

 她顛倒了過來,就這麼以不自然的動作浮在了空中,然後就那樣被吊了起來。

 沒錯、她的四肢口經被無數的線纏繞住了。

 然後、理所當然的,剩下的兩人也一樣。從一開始她們就被完全拘束住了。而沒能注意

 到這一點,勝敗就已經決出了。

 「庫……!殺了我們!」

 完全被封住了動作,664號呻吟了起來。

 但是、他只是將她們困住卻沒有要殺掉的意思。

 「這是、忠告」

 然後他用無機質的話語宣告道。

 「不要插手一一這前方、你們還不需要知道」

 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他便解放了她們。

 「咳、咳!」

 666號一邊咳嗽,一邊瞹向約南·史密斯。

 664號立即撲上去。

 然後將666號壓制住。

 「已經夠了!撤退吧」

 666號不甘心地低下了頭。

 「約翰·史密斯……必須得讓伽瑪大人知道才行」

 只要有他在,就無法判明假沙的出處。

 望著離去的約翰·史密斯,664號這麼想。

 ◆◇◆◇◆◇◆◇◆◇◆◇◆◇◆◇◆◇

 「……以上就是報告」

 阿爾法和伽瑪正從歸來的664號處聽取著報告。

 「……三個人一起上卻是這個結果」

 「是、是的……」

 在阿爾法的視線下、664號不禁縮起了腦袋。

 自加入『ShadowGarden』起,她的人生便發生了劇變。

 理所當然的日常被破壞、失去了家人的朋友,取而代之的則是知曉了世界的真相以及巨大的力量。

 讓那從未握過劍的少女,得到了足以壓倒普通魔劍士的力量。

 可即使是那樣——也有著她絕對無法戰勝的存在。

 統帥著『七陰』的阿爾法正是最好的例子。

 就在664號被阿爾法的氣勢所壓倒的間隙,身旁的666號向前一步開口道。

 「但是約翰·史密斯的技巧著實驚人。其力量甚至可以與『七陰』的各位所匹敵——」

 「不、不要多嘴!」

 664號慌慌張張地捂住了開始多嘴的666號。

 「嗚嗚嗚、所以說、嗚、再一次、嗚、機會……嗚嗚」

 「所以說、666號稍微安靜一會!我才是分隊長啊!」

 看著即使被捂住嘴也仍想說些什麼的666號,以及強行將其壓制住的664號,阿爾法和伽瑪嘆了口氣。

 「本來也沒有想要責罰你們的打算,任務辛苦了。退下吧」

 「遵命—」

 發出讓人脫力的聲音,665號拖著還在折騰的兩人離開了房間。

 「……怎麼看?」

 靠向椅背、阿爾法向身旁的伽瑪這麼問道。

 「約翰·史密斯……看來是相當了得的實力者呢。可『教團』中應該並沒有與其相似的人物」

 「也就是說是別的組織……足以與『七陰』所匹敵、嗎」

 「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雖說同樣是『七陰』,其實力也是參差不齊的。

 有像伽瑪這樣不擅長戰鬥的人,也有像德爾塔那樣特化戰鬥的人。

 「讓德爾塔去吧」

 「德爾塔……也是呢、那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吧」

 實在難以想象德爾塔會敗在單純的戰鬥上。

 「約翰·史密斯……」

 阿爾法眯起了那湛藍的雙眼。

 ◆◇◆◇◆◇◆◇◆◇◆◇◆◇◆◇◆◇

 溫柔地擊退了來自三越商會的刺客後。我白天一如既往地過著日常生活,晚上則是作為影之特工度過。

 秘密的與雪姬取得聯繫,一邊幫助進行假鈔的流通,一邊將想要找出其出處的人排除。

 三越商會也警戒起來了嗎,並沒有行動。

 今天我也和平時一樣,做著隱秘運送假鈔的馬車的警備工作。

 在夜路行駛的馬車周圍,沒有一點聲音地傳來了接近的氣息。

 ——是刺客。

 而且幾乎沒有氣息。

 不如說……能將氣息消除到這種程度的人我只認識一個。

 不久後、黑暗中出現了一個眼熟的人影。

 身體被黑色緊身衣所包裹著的女性。富有彈性的肌肉,柔軟的身體。

 毫無疑問、她是——德爾塔。

 原來如此,因為將那三人擊退,所以投入了最強戰力嗎。

 但作為對手,可有些糟糕啊。絲線使的約翰·史密斯是與肌肉腦相性很好的戰鬥風格。德爾塔的話應該會被隱藏的鋼絲束縛起來空費勁一場、的吧。不、她只有直覺方面靈敏的過頭,說不定也有全部迴避掉的可能性啊。

 不如說、完全有可能。

 啊咧、難不成遇到最糟的對手的不是德爾塔,而是我這邊嗎。

 嘛、無所謂啦。一旦遇到緊急情況就用認真模式好了。

 反正她也已經注意到這邊,我便在德爾塔面前現出了身形。

 「我是約翰·史密斯。在這前方是——」

 「——Boss?在做什麼?」

 德爾塔一邊咻咻地用鼻子嗅著一邊說道。尾巴高興地甩來甩去。

 「我、我是約翰·史密斯。才不是你的Boss——」

 「Boss!要和德爾塔一起去狩獵嗎?」

 「……不去狩獵」

 糟糕、完全暴露了啊。

 明明都已經洗了澡噴了香水了,太小看德爾塔的鼻子了。

 我摘下面具露出了真容。

 「Boss就是約翰·史密斯?」

 「嘛、就是這樣呢」

 「唔唔唔~~德爾塔是贏不了約翰·史密斯的。得告訴阿爾法大人才行!」

 「等一下!」

 我一把抓住了想要離開的德爾塔的尾巴將她拉住。抱歉稍微弄掉了點毛。

 「呀!尾巴不行!」

 「抱歉抱歉、德爾塔,你聽好了。我現在正在進行秘密的secret任務」

 「秘密的secret任務?」

 「沒錯、秘密的secret任務就是,被任何人知道都不行的秘密的secret任務」

 「好帥!德爾塔也要做!」

 「不行、這個任務只有我才能完成。但是、如果德爾塔向阿爾法報告了約翰·史密斯的事,秘密的secret任務就失敗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

 「因為不再是秘密了啊。所以說這件事對任何人都不能講哦」

 「但是、德爾塔還有阿爾法大人交代的任務」

 德爾塔垂下耳朵看著我。

 「沒關係的、我會給德爾塔指派新的任務。還記得『Shadow Garden』的規則嗎」

 「不記得!」

 「我交付的任務比起任何事都要更加優先。即使那是阿爾法的任務也一樣」

 「阿爾法大人不會生氣?」

 「不會生氣」

 毫無疑問會生氣的吧、我這麼想到。

 說到底、德爾塔現在正在為了三越商會的任務而行動著,搬出以前決定的、怎樣都好的『Shadow Garden』規則,根本就是蠻不講理。

 抱歉德爾塔、等一切都結束以後我和你一起去道歉的。

 「這也是為了世界……」

 「為了世界……?」

 「沒錯、為了世界」

 「為了世界!」

 「嗯、抱歉呢德爾塔。等任務結束以後,作為獎勵我會給你些什麼的」

 「什麼都可以!?」

 德爾塔的眼睛閃閃發光,尾巴來回搖動了起來。

 「並不是什麼都行。在我能做到的範圍內、不用太費心的範圍內、不會花錢的範圍內的話,我會妥善處理的」

 「說什麼Boss都會聽!?」

 「在剛才所說的範圍內呢」

 「好棒!要做任務!」

 「任務要做些什麼好呢。對了、從這裡一直走下去就是無法都市。在那裡有一座黑塔。在那座塔的是個叫做賈伽諾特的壞盜賊,所以去把他給狩獵了吧」

 「無法都市、黑之塔、賈伽諾特?狩獵掉就行了嗎?」

 「沒錯沒錯」

 「我明白了!狩獵掉的話Boss就會聽我的話!」

 「在剛才說的範圍內呢。不用太急也沒關係,多花點時間慢慢去做吧」

 「無法都市!黑色的賈伽!去狩獵掉!」

 這麼說以後、德爾塔就衝刺著跑掉了。

 雖然感覺說的稍微有些不同,嘛怎樣都好啦。

 只要讓德爾塔離開王都就行了。德爾塔完全沒有演技,即使要她隱瞞事情也會馬上暴露的吧。

 只有那些情報的話,要找到也得花些時間的吧,正好呢。

 她們得知真相必須得等一切都結束之後呢。

 ◆◇◆◇◆◇◆◇◆◇◆◇◆◇◆◇◆◇

 「前去追擊約翰·史密斯的德爾塔的聯絡斷絕了」

 「——!?」

 聽了伽瑪的報告的阿爾法,手中的筆掉落在地看向伽瑪。

 「在現場、發現了這個……」

 這麼說著伽瑪拿岀來的,是德爾塔尾巴上的毛。看著那像是被強行拽下的毛,一陣悲傷

 湧上了阿爾法的心頭。

 伽瑪的眼神十分冷靜。但是、在哪之中蘊藏的是無法抑制的激情。

 「是嗎……德爾塔她……」

 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比想象中還弱,阿爾法稍微冷靜了一些

 應該已經做好了覺悟才是。

 總有一天、有誰會犧牲。只不過那件事發生在了今天罷了。

 我不認為德爾塔她會放棄阿爾法大人交代的任務。那個傢伙、那個笨蛋……雖然是

 笨蛋,空有一身蠻力,但阿爾法大人所說的話……」

 「可以了,我明白的」

 用顫抖的聲音擠出了這麼幾句話的伽瑪,阿爾法出言安慰道。

 德爾塔因為戰鬥力很高,所以總是被任命危險的任務。『 Shadow Garden』之中最危險的

 任務無論何時都是她來做的。而那樣的她沒能回來的話,就幾乎意味著她的死亡……

 「繼續搜索德爾塔、哪怕只是回收遺體也要……」

 「遵命」

 然後阿爾法接過了德爾塔遺留下的毛髮。小心的用布輕輕包好收入懷中。

 約翰·史密斯的危險性已經從664號那裡聽說了。不應該讓德爾塔一個人去的。

 既然德爾塔會失手,那就只可能是陷入了圈套。

 「約翰·史密斯……!」

 低沉、深邃的聲音從阿爾法的喉嚨中湧出。

 「假鈔的流通量也在逐步增長。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引起信用崩壞……」

 「從一開始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阿爾法這麼說道。

 「……欸?」

 「約翰·史密斯並非是那種只會用假鈔賺取蠅頭小利的人物。通過假鈔引起信用崩壞才

 是他的目的……這樣想才比較合理」

 「什……!?」

 「信用崩壞是足以讓大商會聯合和三越商會同時破產的烈性藥。在兩個商會鬥爭的背

 約翰·史密斯早已經播下了種子……為了奪走一切」

 「難道說……從最初開始就已經算到了這一步嗎」

 「完全理解了信用創造的本質,並鑽了大商會聯合紙幣粗陋的空子。若不是這樣根本制

 定不出這樣完美的計劃」

 「那種事情真的可能嗎……」

 「一一這就是約翰·史密斯」

 她的牙齒咬地嘎吱直響。

 ◆◇◆◇◆◇◆◇◆◇◆◇◆◇◆◇◆◇

 『教團』的傳令員離開房間後,月丹狠狠地用拳頭砸向桌子。

 「到底怎麼回事!假鈔居然還沒有開始流通!?」

 月丹向上層確認了有關假鈔的事。

 可得到的卻是、上層與市面上流通的假鈔並無關聯的回覆。

 那樣的話、讓大量假鈔流入市場的不就是完全無關的第三者了嗎。

 繼續下去的話,大商會聯合的破產將會比預想中早得多。『教團』也將算是莫大的資產。

 「怎麼可能!到底是誰!!」

 假鈔的流通量一天比一天多,可出處卻遲遲摸不清楚。

 這無疑是組織性的犯罪吧。

 而且還得是相當精明的人物、既有充足的資金、豐富的人才,同時也要對信用創造熟門熟路……

 「什……難道說」

 符合這一切的組織,不正在和月丹爭鬥著嗎。

 「三越商會嗎!!」

 信用崩壞一旦開始的話,無論是大商會聯合還是三越商會都得吃不了兜走。

 然而、也確實存在一個能夠躲過去的辦法。

 那就是足以承受住信用崩壞的龐大資金。

 三越商會比任何人都更早看穿了大商會聯合發行粗陋紙幣的意義。

 然後製造假鈔換取現金,並以此從市場上回收了鉅額的資金。

 月丹的計劃、從頭到尾。

 從一開始就全被看穿、甚至還反遭利用——

 「可……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丹嘶吼著。

 照這樣下去的話他的腦袋可不得搬家。

 不僅搞垮了大商會聯合、造成了大量的損失。還讓三越商會獨佔了市場。

 這要是能死的好看才有鬼呢。

 「還沒結束、還來得及……!只要能夠回收資金的話……」

 根據嘉泰的報告、他得知了守衛著假鈔流通路線的、名為約翰·史密斯之人的情報。

 只要能咬住這傢伙、應該還來得及……

 ◆◇◆◇◆◇◆◇◆◇◆◇◆◇◆◇◆◇

 滿月在清澄而冰冷的空氣中閃耀著。

 在那樣的冬日的夜晚,貝塔為了定期報告來到了她的主人身邊。

 慣例的『Shadow Garden』的活動報告結束後,話題轉到了三越商會的活動報告上。

 平常的話幾乎是不會進行『Shadow Garden』以外的活動報告的。三越商會充其量只不過是『Shadow Garden』的附屬物,不能因為那種東西而勞煩他。

 但是、現在三越商會正立於窮途之上。

 恐怕他也察覺到那樣的氣氛了吧。

 只是「哼姆」點著頭的主人的氛圍改變了。

 主人擺正姿勢從懷中掏出了筆記本,一邊聽著貝塔的報告一邊進行筆記。

 然後——

 「原來如此、於是?」

 「——!?」

 主人對於定期報告作出了「哼姆」之外的發言。

 因為驚愕貝塔的話語一瞬間哽住了。

 「失、失禮了。正在流通的假鈔的量是——」

 貝塔因為聽著報告眼神變得尖銳的主人而感到歡喜。

 主人認真了。

 她的主人平時極為忙碌,貝塔等人的活動絕不會勞煩到他。他的力量和時間都在為更加重大的目的而使用。

 那樣的主人認真起來了,也就是說這次的事件就是有著如此的重要性。

 事實上、如果繼續這樣放任假鈔不斷流入的話,即使說三越商正面臨著存亡的危機也不為過。

 再加上德爾塔的事,『Shadow Garden』全體都被沉重的空氣籠罩著。但是、只要主人認真起來的話——就一定能夠跨越過這次的危機。

 貝塔的胸口中一股熱意不斷地上湧。

 「由於流通的通貨總量上升,物價也開始有所上漲。其上升率是……」

 「稍微有點、不明白呢……」

 「——唔!?」

 主人剛才、說有點不明白。

 當然、那絕不是字面上的意思。畢竟她的主人完全理解這一切東西。那麼這個發言就意味著——報告內容有誤。為何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完全無法理解、他正在如此訴說著。

 是上升率搞錯了嗎,還是說從根本上的思考就搞錯了呢。總之他一瞬間就看穿她的報告的錯誤並指摘了出來。

 「立、立刻重新進行調查和解析」

 在認真了的主人面前暴露醜態了。貝塔的臉因為悔恨和羞恥變得通紅。

 「雖然不明白,嘛就那麼寫上去吧」

 「是。真是非常抱歉」

 然後定期報告,結束了。

 但是、今天還有不得不報告的事情。

 注視著正要合上筆記的主人,貝塔沉重地開口了。

 「今天還有另外一個報告」

 「……說吧」

 看到他那恬靜的,彷彿有些睏倦的眼瞳,貝塔明白了。

 他已經、察覺到她接下來要說的話了。想一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主人不知道反而比較奇怪。

 但是、即使如此她也不得不進行報告。

 將重要同伴的死訊……

 這是害同伴死去的她們的義務。

 「追蹤約翰·史密斯的德爾塔的聯絡中斷了。從狀況來看、恐怕德爾塔已經……」

 貝塔的聲音顫抖著。德爾塔對她來說、也是重要的夥伴。雖然有讓人操心的地方,但一直是能讓貝塔的心靈緩和下來的可愛妹妹。

 「德爾塔嗎……」

 聽了貝塔報告的他傾了下腦袋,稍微思考了一陣。

 「不、等等。德爾塔只是去了稍微有點遠的地方」

 然後主人如此說道。

 那份言語背後的溫柔,讓貝塔實在無法忍住淚水。

 「確實……呢。明白了。貝塔只是稍微去了有點遠的地方呢……」

 貝塔的臉頰上止不住的淚水流了下來。

 主人的這份笨拙的溫柔,是那麼的令她感到開心。

 「根據推測約翰·史密斯恐怕是相當的高手。如果可以的話、還希望能夠藉助確實大人的力量……」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這邊也是有事要忙的」

 「不、很抱歉提出了這種勉強之事」

 恐怕主人已經從別的方向開始行動了吧。

 然後那無論是對三越商會、還是對『Shadow Garden』來說都一定是必要的。

 「那麼、今天就此失禮了……不過在這之前」

 結束了所有報告,貝塔不得不立刻進行下一個任務,但是在那之前有必須確認的事情。

 「那個、Shadow大人,非常抱歉那個筆記……」

 「筆記?」

 「是、關於那個筆記,因為有機密文件必須立刻處分或者暗號化的規定……」

 當然、他應該明白這些事吧。但以防萬一,還是得確認一下。

 主人的在定住了一瞬間之後,將筆記交給了貝塔。

 「讀讀看」

 「這、這是……!」

 在看到那上面所寫的文字後、貝塔驚愕了。

 「這是運用了平假名、片假名、漢字、阿拉伯數字、羅馬字這五種獨自開發的語言所寫的暗號文」

 「這、這是Shadow大人一個人!?」

 「啊啊」

 在那裡的文字並非胡亂寫上的東西。單純卻又有著某種規律,複雜卻又毫無秩序。

 要解讀複雜地摻在一起的五種語言是極為困難的吧。

 對於僅僅一個人就做出了這些的主人,貝塔投以了尊敬的眼神。

 「那、那個,如果可以的話能教我這些暗號嗎……」

 「哼姆……還為時過早」

 「是、是嗎……」

 貝塔失落地耷拉下了肩膀。

 「不過、也是啊……」

 主人這麼說著在筆記本上唰啦唰啦地寫下了什麼,然後撕下那一頁交給了貝塔。

 「這是……?」

 「如果明白了上面的意思就教你吧——所有的一切」

 寫在上面的是由五種語言混雜在一起的文章。

 「非、非常感謝!」

 貝塔將撕下的筆記紙珍重地塞到了胸口的谷間,然後立刻送到了研究室進行解析。

 ◆◇◆◇◆◇◆◇◆◇◆◇◆◇◆◇◆◇

 大商會聯合動用了大量的人,搜尋約翰·史密斯的行蹤。

 但事與願違不僅沒有發現他的蹤跡。反倒因為調動大量人員而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雖然假鈔出現這件事還沒有公佈,但是直覺好的人已經隱隱約約察覺到了。

 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崩潰已經、迫在眉睫了。

 「停下來!我們要調查這台馬車」

 深夜、有數名男子叫住了準備離開王都的馬車。

 他們是嘉泰商會的私兵,遇到可疑的馬車便會出聲攔截下來。

 當然並沒有取得許可,也沒有法律的約束力。但是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大商會聯合的力量是無法忽視的,所以處於不得不遵從的狀況。

 那台馬車、按照私兵指示的那樣停了下來。

 嘉泰商會的私兵粗暴把手伸向了馬車的車篷。

 「……算了吧」

 「什麼?」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低沉的聲音,私兵停下了手,環視起四周來。

 「一定會後悔的」

 「哈、閉嘴吧」

 對那忠告嗤之以鼻,私兵揭開了馬車的車篷。

 然後、當他因出現在眼前的大量金幣而瞪圓了眼睛的剎那——他的腦袋被切了下來。

 「什!?」

 「會後悔的、我是這麼說的吧」

 腦袋被切下的私兵噴出血來倒了下去。在他的背後、站著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用面具遮住臉的男人。

 「你、你這傢伙!是什麼人!」

 包圍著四周的私兵們拔出了劍。

 「我是約翰·史密斯。破壞一切、使其再生之人——」

 「你、你這傢伙就是約翰·史密斯嗎!不準動、老老實實扔掉武器——」

 月光之下,幾縷細絲閃爍著光輝。

 但是、並沒有人注意到那些光。

 他們的首級都一齊飛了出去。

 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注意到,他們在一瞬間便身首異處了。

 同時飛舞飄散的血雨也四散在周圍,滿載著金幣的馬車再度行駛了起來。

 馬車慢慢加速遠離,被留下的就只有無數屍體和約翰·史密斯。

 他就像是在彈鋼琴似得動著雙手的手指,操縱著從那裡延伸出去的無數絲線。

 然後、向著沒有任何人的空間發出了聲音。

 「我知道你在那裡……」

 與此同時、他所操縱的鋼絲切裂了那片黑暗。

 有什麼東西在黑暗中動了起來。

 下一個瞬間、在本應沒有任何人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用黑色緊身衣包裹著身體的女性。她的黑色緊身衣就像禮服一般美麗。臉雖被用面具遮住、但從那個縫隙之中能夠看見湛藍的眼瞳。

 「初次見面,約翰·史密斯」

 銀鈴般美麗的聲音響起,她施了一禮。白金色的頭髮在月光下閃耀著光輝。

 「然後、永別了」

 在那一瞬、漆黑的長刀砍向了約翰·史密斯。

 然而斬裂約翰·史密斯的阿爾法的刀,並沒有傳來手感。

 「——那是殘像」

 對於從背後傳來的聲音,阿爾法從容地轉過頭。

 站在那裡的、是毫髮無傷的約翰·史密斯。

 阿爾法以冰冷的眼神睥睨著他架起了刀。

 對手是足以葬送德爾塔的實力者。有這種程度的力量早已預想到了。但是、在那一瞬間他所展露技術,卻超出了阿爾法的預想。

 「利用魔力壓縮的高速移動……沒有精密的魔力制御和足以承受龐大負荷的魔力迴路可是沒有辦法做到的。那個動作、是在哪裡習得的」

 約翰·史密斯沒有回答。

 緊接著、約翰·史密斯的手指顫動,黑暗中無數的白絲躍動了起來。

 ——鋼絲。

 這是664號報告過的東西。

 阿爾法冷靜地看穿絲線的軌跡,尋找潛伏在其中的本命。

 然後。

 叮——地一聲,細微的絲線被斬斷了。

 「作為誘餌的絲中混雜著本命的細絲……這個已經、知道了」

 「嚯……」

 阿爾法動了起來。

 一瞬間的邁步將間距消除,漆黑的刀刃斬向了約翰·史密斯。

 瞄準首級的那一擊,時機上來說通常是絕對躲不開的。

 但是、約翰·史密斯傾了下腦袋,以最小限度的動作躲了過去。

 「——!」

 阿爾法的動作——停下了。

 面對睜大眼睛的阿爾法,約翰·史密斯的鋼絲紛紛殺到。

 「騙人……的吧」

 阿爾法一邊看穿著鋼絲的軌跡,用刀將絲線彈開然後從連續攻擊的間隙中進行了反擊。

 迅速、銳利、至高的斬擊。

 這次才是、本該絕對無法躲開的時機。

 然而——

 「怎麼會、為什麼……」

 約翰·史密斯、又一次以完全的動作躲開了那道斬擊。

 與刀之間只差分毫,宛如從皮膚上劃過那般,以最小的動作進行迴避的那絕技——

 阿爾法大幅拉開了間距,避開了戰鬥本身。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阿爾法如此呢喃著、取下了面具。面具下露出了美麗的精靈的臉龐。

 「為什麼、是你」

 阿爾法的眼瞳中,已經帶有了確信。

 「Shadow……」

 約翰·史密斯承受了一會兒她的視線之後、也脫下了面具。

 「那個名字我已經捨棄了……」

 然後、面具下出現的也確實是她熟悉的臉。

 「捨棄名字是怎麼回事」

 「字面意思。現在的我是約翰·史密斯。不在這之上、也不在這之下」

 「為什麼你會變成約翰·史密斯……」

 阿爾法的聲音,彷彿就像是在尋求著某種依靠一般。

 「因為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什麼叫最好的選擇……只說這些我不明白」

 「等一切都結束了自然會明白」

 「吶、德爾塔呢?德爾塔怎麼了……?」

 「德爾塔有去了遠方」

 「所以說、我不明白啊……」

 阿爾法的悲痛聲響徹了夜空,溢出的魔力則震顫著大氣。

 「我腦袋不好、即使你明白我也不明白。我很弱小、你做得到的事我也做不到。但是、即使是那樣……我也想要去理解你、去支撐你。為了拯救了我們的你,只要是能夠做到的、任何事情我們都會去做」

 阿爾法的聲音逐漸地變得微弱。

 「可你無論何時都是一個人走在最前面,我卻只能夠看著你的後背……」

 阿爾法低下了頭,緊緊地握住刀。

 「對你來說我、已經不需要了嗎……?」」

 淚水從那湛藍的眼瞳中奪眶而出。

 「我有必須要去做的事」

 「……」

 洶湧的魔力渦卷著,逐漸收束到阿爾法的身邊。

 「別以為……我會一直是礙手礙腳的存在」

 接著——阿爾法的身姿消失了。

 約翰·史密斯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驚愕的神情。

 洶湧的魔力、漆黑的刀刃、就連她的身體——她存在於此的痕跡也完全消失了。

 留下的就只有、赤色的霧。

 下一個瞬間、阿爾法從赤色的霧中現身,由背後向約翰·史密斯斬去。

 用那——赤黑的刀刃。

 約翰·史密斯轉過身來,想要以最小限度的動作進行迴避。

 沒錯、就如往常一般。

 「——!?」

 約翰·史密斯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傷口。

 赤黑的刀刃、毫無前兆地伸長了。

 阿爾身姿的消失、赤色之霧籠罩起了四周。

 隨後、現身的阿爾法、再次斬向約翰·史密斯。

 約翰·史密斯的西服裂開了,白色的襯衣內側也微微的滲出了血跡。

 而當約翰·史密斯操作起反擊的絲線時,阿爾法卻已經消失在了赤紅的霧中。

 下一個瞬間、斬擊再一次從背後襲來。

 她從霧中出現的速度、和消失在霧中的速度極其驚人。

 無視間距單方面地進行攻擊,無視物理法則毫不講理地進行迴避。

 消失了又出現。

 出現了、又消失。

 赤色的斬擊、從四面八方毫不間斷地襲向約翰·史密斯。

 約翰·史密斯的西裝上出現了大量的裂傷。

 然而他操作著鋼絲、以三次元立體的動作防住了致命傷。

 但是、保持間距進行戰鬥的絲線和無視間距的阿爾法,相性實在太差了。

 「——!」

 他的西服上又增添了一道傷口。

 不知赤紅之霧是否兼具感知功能,看起來阿爾法已經完全感知了絲線。

 約翰·史密斯、看起來已經束手無策了。

 「我已經、不再是礙手礙腳的存在了。能夠支撐你、理解你……所以、拜託了……」

 從赤紅之霧中、不知從何處傳來了聲音。

 「霧化嗎……雖然很有趣、但霧的質量有些太輕了呢」

 他這麼說著,做出了漆黑長刀。

 緊接著、驚人的魔力被收束在了一起。

 「只要全部吹飛的話,你就什麼也做不成了」

 長刀橫掃而過。

 放出的魔力與陣風、瞬間形成了巨大的龍捲。

 「——怎麼會」

 霧氣消散,阿爾法現出了身來。

 「正確答案。繼續保持著霧化狀態的話,可就有點危險了」

 抬頭一看、天上的雲已經被一點不剩地吹飛了。

 然後、毫無慈悲的一擊襲向了她。

 「變強了呢」

 漆黑的刀身嵌進了她的身體。

 「啊……」

 強烈的衝擊讓她意識逐漸遠去。

 「——用的是刀背」

 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等一切都結束之時,你便會明白這才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她在逐漸變得稀薄的意識中,拼命地伸出了手。

 「等等……拜託了……」

 但是、他沒有停下。

 一步一步地、從她的身邊遠去。

 「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她的聲音,並沒能傳達給他。

【終章】以假鈔破壞一切並使其再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