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四章】我將破壞一切、使其再生!

第三卷  【四章】我將破壞一切、使其再生! 『妖狐』雪姬在『白之塔』的最上層等待著。

 從窗外灑下的白色月光,和蠟燭的火苗照耀著桌上的豪華料理。

 忽然隨著火光的搖曳、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那昏暗的空間裡。

 「來了麼……」

 不知何時、身著漆黑長大衣的Shadow悄然地站在了拉門前。

 「Shadow先森、久候多時了」

 這麼說著、兩名穿著大膽和服的美女,牽引著Shadow向席位走去。

 Shadow在雪姬對面坐了下來。

 「前幾日真的受照顧了。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也是多虧了Shadow先森」

 這麼說著雪姬低下了頭。

 那大膽敞開的胸前、兩顆沉甸甸的果實搖晃著。

 「您願意、收下咱的謝意嗎? 夏、奏」

 說著、她露出了妖豔的微笑。

 被叫做夏和奏的兩個美女,敞開衣襟走向Shadow。

 「——沒有那個必要」

 「您不喜歡這樣的嗎……」

 隨著雪姬的信號、夏和奏離開了房間。

 雪姬緊貼在Shadow身邊坐下、斟起了酒。

 「這是最高級的和酒」

 可Shadow卻沒有要伸手的樣子。

 「——有事說事」

 「咱只是想和Shadow先森處好關係而已呢」

 在耳邊輕輕地低語,漏出了小小的小聲。

 「可是、想要處好關係自然需要時間。與之相對的、作為謝禮咱這裡有一樁好差事」

 將那兩塊凸起靠過來,雪姬這麼說道。

 「您聽說三越商會包圍網了嗎。因三越商會的躍進而感到焦急的各商會正企圖連起手來、擊潰三越商會的樣子。是三越商會、還是商會聯合。這將會成為決定這片區域天下歸屬之戰……」

 雪姬的嘴唇已經近的快貼上Shadow的耳朵了。

 「但會贏的既不是三越商會,也不是商會聯合。而是咱、還有Shadow先森……」

 吹出一陣吐息、雪姬將下巴擱在了Shadow的肩頭。

 「就讓咱們聯起手把好處全撈走吧」

 Shadow的耳朵微微地動了一下。

 ◆◇◆◇◆◇◆◇◆◇◆◇◆◇◆◇◆◇

 時刻是夜晚、在距離米德嘉爾王都大約兩日馬車車程的地方。

 在火把的照耀下、一隊馬車紮營了下來。

 馬車上雕刻著好似面具形狀的標誌[logo]。那便是這些馬車所屬於三越商會的證明。

 此刻已是夜深人靜之時,馬車的隊列裝載著堆積如山的貨物。據說滿載著三越商會貨品的馬車,僅一台就有著超過一億澤尼的價值。而數十台那樣的馬車排列在眼前的樣子也只能用壯觀來形容了吧。

 這些貨物即將被運往王都,而人們則會爭先恐後的開始搶購,然後充實商會的荷包。

 正是藉由這樣的方式、三越商會才成就了那樣令人震驚的壯舉。

 當然、也有將三越商會視作威脅的商人。但在三越商會的商品那極大的需求力、以及足以支撐其需求力的資金力面前,就算小商人們團結起來也根本無法與其抗衡。

 三越商會的體質就是如此穩如磐石。

 然而、雖說個人再怎麼團結也贏不了、那如果大商會連起手來的話……?

 終於——大商會們也紛紛連起了手來。

 深夜之中、數道影子俯視著三越商會的營地。

 他們全部遮住臉部、腰間上插著劍。看似山賊的樣子、但是有一點讓人難以理解。

 那就是他們所有人都是魔劍士。

 犯過罪的魔劍士墮落成山賊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可即使是那樣、所有山賊成員都是魔劍士這種事就非常的少了。

 他們用手勢傳達訊號、潛入了商會的營地。

 然後一齊發出奇襲。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周響起了女性的慘叫。

 負責看守的銀髮精靈被砍倒、商會的人們接二連三地慘遭了他們的毒手。

 殺戮聲響徹於暗夜之中。

 被一群魔劍士襲擊、縱使是三越商會也撐不了多久。

 最後被留下的、是有著白金髮色的美麗精靈。

 她被從馬車上拽了下來、淚水從那湛藍的眼瞳中滲了出來。

 「還請、還請饒命……」

 看著那過於美麗的精靈、他們覆面下的臉上露出卑劣的笑容。

 「就拿這傢伙殺雞儆猴吧」

 「庫庫、這樣也不錯」

 接著、他們粗暴地綁起了女性。

 「殺雞儆猴……!?什麼意思!?」

 「雖然你沒有知道的必要」

 「不、不要、不要這樣……!」

 男子拔出劍、將女性的裙襬緩緩地切開。白皙美麗的肌膚露了出來。

 「居然敢招惹嘉泰商會、也算是好運頭了啊。商會長一聲下令、至今為止相互敵對的商會也全都連起手來了。三越商會已經完了……」

 「啊啊、怎麼會、你們難道是……」

 「和你想的一樣。我們就是傳言能與小國軍力相匹敵的、嘉泰商會的私兵團」

 女性的眼神中露出了絕望神色。

 男人露出殘虐的笑容、切開洋裝的胸口。

 出現在那裡的是兩塊白皙的東西——本應該是如此的。

 然而、在那裡出現的卻是緊貼著肌膚的黑色服裝。

 黑色衣服剎那間包裹住了女性的全身、將她裸露的肌膚完全隱藏了起來。

 「什、什麼!?」

 「感謝你提供的情報」

 絕望已從她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是、絕對強者的冷酷眼神。

 「你這傢伙!」

 男人揮下了劍。

 女性卻沒有迴避。

 男人的劍命中了女性的脖子、但卻在那裡停了下來。黑色的衣服完全停止了刀刃的入侵。

 「……什!?」

 她冷冰冰地看著揮下的刀刃、宣告道。

 「——真是脆弱」

 接著、一個突刺。

 男人的心臟忽然竄出了一把漆黑長刀。

 蔑視著噴出鮮血的男人倒地後、她舉起了那漆黑之刃。

 「予以制裁之刃——」

 隨著她這一聲,最初被砍倒的銀髮精靈站了起來、將附近的刺客一一砍倒在地。

 已此為開端、應該已被斬殺的商會關係者全都相繼站了起來、將刺客排除。她們全員沒有例外衣服下面都穿著黑色的服裝。

 形勢完全逆轉了。

 女性們斬殺著四處逃竄的刺客。

 四周響徹著乞求饒命和臨終的悲鳴、沒過多久夜晚便恢復了寧靜。

 「夜晚還是安靜點好呢……貝塔、報告」

 白金髮色的精靈對銀髮的精靈說道。

 「阿爾法大人、刺客的殲滅已經結束。我們這邊沒有傷亡。也沒有一個人負傷,為了問出情報生擒了三個俘虜」

 被稱作阿爾法的美麗精靈點了點頭。

 「之後就交給numbers吧」

 「遵命」

 「就要開始了呢、戰爭」

 用那湛藍的眼瞳眺望著遠處的朝陽、阿爾法低語道。

 ◆◇◆◆◇◆◇◆◇◆◇◆◇◆◇◆◇

 秋季臨末,夜晚的溫度已開始轉涼。

 聽著蟲子們的合唱,我在宿舍的房間換上西裝。原本這個世界上並沒有西裝,但多虧了三越商會的推廣,使其最近在貴族間盛大地流行了起來。

 然而我換上的西裝可不是三越商會的,而是雪姬贈予我的雪狐商會制的山寨西裝。

 雪姬在無法都市外似乎也經營著正規的商會。以仿造三越商會的山寨製品為主力正逐步擴大著業績的樣子。

 可三越商會的產品畢竟毫無顧慮地使用了我前世的知識即使是以山寨力聞名的雪狐商會也只能仿造出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三越商會的技術力乃世界第一!

 如果這個世界有獨佔禁止法令的話,她們毫無疑問已經觸犯了吧。現今的市場就是已經被她們掌控到這種程度了。

 「做到這種程度大商會聯合是要生氣的呀……」

 她們做的有點過頭了。

 我穿上黑色西服外套褲子配上白色襯衫,然後搭上窄身的黑領帶。鞋子則是黑色的皮鞋。

 髮型梳成背頭,然後戴上遮住上半臉的白色面具。

 一副FI特工[ FBI agent]的感覺。

 雖然史萊姆祭身服很方便,而且機能也極為優秀,但現在還不能讓她們發現了。

 那麼、差不多也到了和雪姬約好的時間了。

 熄滅房間的燈具,我從窗戶翻身躍出、在黑暗中疾馳了起來。

 完全隱蔽了氣息一一也沒有尾隨者。

 穿過字園領地、在森林中疾走了數十分鐘,在聽到瀑布水聲的同時,視野也擴闊了開來。

 在那裡、是一棟挨著溪流而建的宅邸。

 森林、湨布與溪流,美妙地協調起來的那棟宅子被稱為落水邸。

 貌似是有名建築家所設計的這裡、便是雪姬的據點。

 我維持著隱蔽氣息,從透著暖烘烘火光的窗戶,悄悄地進入了室內。

 雪姬正座在暖爐前的沙發上

 白銀色的頭髮因唼爐的火光而以習生輝地閃爍著。

 咔嗒、咔嗒地,踏響步子,雪姫回過頭來露岀了微笑。

 「仍舊沒有一點氣息吶、 Shadow先生」

 「……那個名字我已經捨棄了」

 我平靜地說道,坐在雪姬對面的沙發上翹起了腿。

 「說得是吶,現在該叫約翰·史密斯先森才對吶」

 「啊啊、那才是我現在的名字……」

 短時間內、我將作為超級精英特工的約翰·史密斯來活動。第一人稱就選用冷酷特工風

 格的『我(私)』。

 「能有約翰先森當同伴,真讓人欣慰啦。要喝的嗎?」

 「就收下吧」

 雪姬賣弄著敞開的前襟,同時往玻璃杯裡斟上紅酒。

 嗯嗯、頗像暗之組織的性感夥伴、真好呢。

 我假裝享受酒香之後,含一口紅酒。附帶一提,我對香味和味道都不甚凊楚。

 「對我來說也同樣有利益。僅此罷了」

 「哎呀、只是利益上的關係,不會覺得太冷漠了嗎」

 「彼比彼此吧」

 「天知道、究竟怎麼樣呢……要試試看嗎?」

 雪姬舔了舔柔軟的嘴唇,妖豔地露岀了笑容。

 「不過是白費時間」

 「那就等有機會再……」

 雪姫稍作整理敞開的前襟,也抿了一口酒。在珹琂杯上印上了鮮豔的口紅。

 「日前、有一場大商會聯合的集會。嘛、這次只是會晤與確認方針,具體的會談還得留

 到下次,但看起來口經在施加相當卑劣的壓力了啊。三越商會的垮台、說不定會比想象的還

 要早……」

 「… …是嗎」

 「咱們的計劃沒有變動。就讓三越商會與大商會聯合互相消耗。其間咱們準備妥當,等

 機會一來——」

 「——便將一切收入囊中」

 歸根結底、還是阿爾法她們做得太過了。

 既然已經被大商會聯合視為盯上了,那三越商會的未來基本可以說是絕望性的了。

 雪姬是這麼說的、商店街的大叔也是這麼說的。

 嘛、想來也是啦。

 接觸商業區區數年的小丫頭,和身經百戰的大商會敵對怎麼可能贏得了嗎。就常識來說,

 能夠拯救她們的手段只有一個。

 破壞一切、使其再生。

 現在的三越商會太過張揚,導致被各種勢力當做了眼中釘。

 雖然很遺憾、但也只能重置一次了。

 先來個隔岸觀火、坐觀三越商會被大商會聯合擊潰。

 然後在來個螳捕蟬黃雀在後,暗中擊潰大商會聯合瓜分大量的資產和全新的市場。

 最後我再成立新的商會,讓阿爾法她們當幹部。

 雖然名字會換一下,但實質卻沒有變。

 「也得請約韓先森動起來才行。只是、還請當心」

 「當心……?」

 雪姬的臉上像是掛上了一重陰影似得站了起來。

 然後她背向我,鬆開和服的腰帶。

 咻咚一聲。

 她的和服落在地上,美炒的裸身被爐的光芒所照耀一一本應是如此的

 然而、岀現在那裡的……糜爛而醜陋後背。

 大商會聯合中有那麼一個曾讓咱後背負傷的男人。『劍鬼』月丹…」

 雪姬維持著背對我的樣子、側目看向我。

 「月丹由咱來殺。咱啊、誓必要將他的性命……」

 噼啪、噼啪地,在暖爐的聲響當中,響起雪姬的暗沉聲音。

 然後她突然地、笑了出來。

 「呼呼、嘛、為比,咱們就暫時先暗中活躍吧。也拜託約先森了哦?」

 雪姫一披上掉在地上的和服,作為她親信的夏和奏便現身、上前為她繫緊了腰帶。

 我最後喝下一口紅酒,便靜靜地離開了。

 ◆◇◆◇◆◇◆◇◆◇◆◇◆◇◆◇◆◇

 休息日。

 我與修洛和賈伽三人正準備進行久違的龍套式購物。

 說是這麼說,沒什麼東西特別想買的我、也只是把一些日用品放進籮筐後就去結賬了。

 「收您5000澤尼,請問找零用紙幣就可以了嗎?」

 「啊、是的」

 在回答之前先加上『啊』,這可是鐵定的龍套得分點。

 不過最近也開始使用紙幣了呢。雖然米德嘉爾王國基本都是貨幣經濟,但在王都紙幣已經逐漸滲透進了人們的生活。

 所謂的紙幣其實並不等同於金錢。而是類似貨幣交換券一樣的東西。

 為此也會有拒收紙幣的店、或討厭紙幣的人,所以收付款的時候還是要事先打下招呼的。

 拿完零錢結束購物的我,無意中多瞄了一眼。

 「啊咧……?」

 看了看1000澤尼的紙幣後我突然發現,這個設計好像有哪裡不同啊?

 「怎麼啦、希德君?」

 看到突然站住的我,賈伽問道。

 「1000澤尼的紙幣是這種設計的來著嗎?」

 「你在說什麼啊。這是最近才發行的大商會聯合的新紙幣啊,話說你根本沒有明白我們為什麼要來購物吧」

 「什麼情況?」

 「今天不是大商會聯合的新紙幣發行大甩賣嗎」

 「啊,對對,是這回事來著」

 是這樣嗎?

 「你行不行啊希德」

 這樣啊、為了推行新紙幣而舉辦的大甩賣啊。

 嗯?

 那如果這是大商會聯合的新紙幣的話,那以前用的紙幣又是什麼啊。

 突然很在意這件事,就從錢包裡拿出以前的紙幣仔細看了看——然後發現了一件衝擊性的事實!

 「這是什麼啊!!」

 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聲。

 「等、怎麼了嗎希德君!?」

 「喂喂、怎麼了希德?」

 「為什麼這裡寫著『三越銀行』啊!?」

 1000澤尼的紙幣上清楚地寫著『三越銀行』。

 三越銀行是什麼啊!?

 阿爾法她們還開了銀行的嗎!?

 「畢竟是三越銀行發行的憑證啊」

 「最早開始推廣紙幣的不就是三越銀行嗎。在三越商會集團使用紙幣的話,還會打折以及附送贈品的吧」

 「啊、這麼說的話……」

 最初只有三越商會才能夠使用紙幣。而且用紙幣消費的話還會給優惠,當初還覺得不可思議的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瞞著我開了銀行嗎?

 瞞著我?

 啊咧、說起來,以前好像……

 那是幾年前、當我適當的說著前世的知識時,大家都誇著「不愧是Shadow大人!」的時候。雖然我因此而有些得意忘形說了些有的沒的,而那時我記得好像確實有談到過信用創造的話題。

 信用創造是前世的MHK2小時紀錄片的知識,雖然只有模糊的記憶但我還是說出來了。

 從中途開始大家的眼神就變得很不妙,而我那本就模糊的知識也開始記不清了,所以跟她們說「之後就由你們自己思考吧」後,我就趕緊遛了。但她們好像確實有在一起商量過絕對要把銀行辦出來的事。

 難道那是認真的嗎?

 她們難道就不知道自重這個詞嗎?

 絕對是因為這原因才有的三越商會包圍網吧。

 「所以大商會聯合才會發行紙幣的嗎……」

 因為這樣下去的話,就是三越商會獨佔市場了啊。原來是這樣一回事啊。

 問題是大商會聯合對信用創造的危險性理解到了什麼程度。

 運用MHK2小時紀錄片知識的時候終於來了嗎。

 「呼呼呼……問題是他們對……其危險性理解到了……呼呼呼」

 「那傢伙一個人在那裡悉悉索索說啥呢」

 「肯定是壓力過大所致的吧。人生不會總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啊」

 我看著那雖然簡單但卻工藝精湛、品味不凡的三越銀行的紙幣與,和即花哨又豪華卻手感粗糙的大商會聯合的紙幣察覺道。

 啊咧、這個……

 三越銀行的紙幣有著連碼和水印。

 大商會聯合的紙幣雖然也有連碼但卻沒有水印。而且設計的也沒有那麼精密。

 這個、只要仿製大商會聯合的假鈔,不就能簡簡單單賺上一筆了嗎。

 雖然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但我在里社會可有著足以信賴的夥伴呢。

 啊啊、可以有、可以有啊。

 「修洛、賈伽,我馬上就能把這個『一切』都納入手中了……」

 「說啥呢你……」

 「希德君、莫非腦袋……」

 快、運轉起來吧我的大腦。

 回想起那值得信賴的MHK 2小時紀錄片!!

 ◆◇◆◇◆◇◆◇◆◇◆◇◆◇◆◇◆◇

 一邊眺望著暖爐的火光一邊晚酌著的雪姬,從什麼地方感覺到了風的流動。

 回頭一看,背後的窗戶開著。然後,聽到了用手指彈著金屬的聲音。

 「是約翰先森嗎……?」

 在她的提問之下,從黑暗之中出現了一個穿著西裝打扮的男子。

 勻稱的軀體配上白色的假面,嘴角則掛著無謂的笑容。

 他在雪姬對面的席位坐了下來,將手中拿著一枚金幣用手指彈向了空中。

 「這一枚金幣的價值之所以能夠膨脹數倍,全是因為那如夢似幻般的信用……」

 以低沉的聲音,他如此說道。

 他所說的是指最近流通的紙幣這件事雪姬很快就察覺到了。

 「被民眾們認為是紙幣的這些紙片,準確的來說並不是紙幣。其真面目乃是存款的寄存證,不過是現金的兌換券而已。但三越銀行卻賦予了其結算的功能使其得以流通——也就是說、讓兌換券能夠直接被用以交易了。於是在這王都用1萬澤尼的兌換券便能夠購入價值1萬澤尼的商品。畢竟只要拿著這紙片任誰都可以從三越銀行兌換出1萬澤尼的現金。其結果、民眾便相信這些紙片有著和現金一樣的價值……」

 他將兩枚紙片放在了桌上。一張是三越商會的紙幣,另一張則是大商會聯合的紙幣。

 「然而事情真的是這樣嗎。假設有人在三越銀行存了1萬澤尼好了。而三越銀行也將1萬澤尼的紙幣作為寄存證提供給了存錢的人。存錢的人也使用這1萬澤尼的紙幣進行日常消費。而此時、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存入銀行的1萬澤尼、和實際在市場上使用的1萬澤尼。最初僅僅作為貨幣存在的1萬澤尼,卻不知何時翻了一倍變成了2萬澤尼」

 三越銀行的偉業,正是令民眾對於存款的寄存證與現金有著同等的價值這件事深信不疑,雪姬是這麼認為的。

 拜此所賜、一枚金幣的價值得以通過摻水的方式成倍增加。

 「寄存在銀行的1萬澤尼,若只是那樣沉睡在金庫中的話倒也無妨。就算實際金額增漲到2萬澤尼,只要流通到市場的只有1萬澤尼,便不會產生矛盾。然而三越銀行不僅將存款的寄存證作為紙幣發行,在此之上還將那些存款作為擔保把紙幣貸出」

 不會有太多人將存款從銀行提出。可以使用便利的紙幣消費自然更好。任誰也不想出門帶著沉甸甸的錢袋。

 如今王都的好景氣也推了三越銀行一把。

 為了開闢新的事業,向銀行借貸的人更是絡繹不絕。三越銀行的紙幣正以驚人的速度普及開來。

 「寄存在金庫的1萬澤尼就這樣翻了數倍,並流通至王都從而形成了空前的好景氣。三越銀行也為此贏得了莫大的利息。這便是信用創造……」

 信用創造……真的正如其名呢。

 三越銀行的頭領可真是個稀世的欺詐師。

 這樣大膽而又狡猾的手法到底是誰、以何種方式創造出來的啊。如果有機會的話,可真想和他好好暢談一番啊。

 「像這樣一張紙幣、真的有值得民眾信任的價值嗎……」

 約翰所言之事若是被民眾知道的話,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吧。

 但這對於大商會聯合的幹部來說,卻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畢竟、大商會聯合所看中的正是三越商會的這一手段呢。

 這種程度的事約翰應該也是知道的,但他到底是出於何種目的才說出這些話的呢。雪姬實在是沒能讀懂。

 「在這裡有著兩張紙幣。一張是三越商會的、另一張則是大商會聯合的。沒有注意到些什麼嗎……?」

 「注意到什麼嗎……」

 雪姬用清澈如水的眼眸看向兩者對比了起來。設計當然是不同的,但是,她並不覺得對方會想聽這種答案。

 這麼一來的話……

 「有無水印嗎?」

 「正是如此。更詳細一點的話,大商會聯合的設計非常簡陋。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是想說假鈔製作很容易吧。但是、那——」

 「正是如此。就讓我們來用假鈔賺一筆吧」

 「哈、哈啊……」

 雪姬歪了歪頭。

 假鈔什麼的就連小孩子也想得到。

 當然雪姬也考慮過,而大商會聯合自然也明白。

 「約翰先森、大商會聯合的紙幣目前還只能在王都流通,出現假鈔的話很快就能查明出處的哦」

 約翰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雖然小規模的話應該不會暴露,可這樣一來能賺到的不過是點零花錢而已。雖說如此但一旦開始大規模製作的話,很快就會暴露然後結束的哦」

 大流通範圍較為狹窄的現在,只要對流通過程進行精查很容易就能找到假鈔的出處。

 如果出現大規模假鈔的話,馬上就會被一舉擊潰的吧。只是小規模的話根本算不上什麼大問題,說到底也不認為會有那種去和大商會聯合幹架的笨蛋存在呢。

 而且在他們看來,比起這種事繼續放任三越商會才更加危險、

 「那個……約翰先森……?」

 約翰的肩膀突然垂了下來。

 那樣子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想要邀請朋友一起去尋寶的孩子,被回以寶物什麼的怎麼可能會存在這樣的正論,而變得消沉下來了一樣。

 難道說、想要製作假鈔這件事是認真的麼。

 還真是意外的有著可愛的一面呢,雪姬露出了微笑。

 然而、下一個瞬間——一股驚人的壓力朝著雪姬迎面撲來。

 從垂下肩膀的約翰那裡、散發出了驚人的壓力。

 「什——!?」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約翰用彷彿從深淵傳來一般的聲音說道。

 什麼啊這份壓力。

 這不是什麼魔力,簡直像是意志凝聚在一起一般——

 就好像、是在說雪姬的判斷出錯了一般。

 他是、在試探啊。雪姬是否足以成為自己的合作伙伴……!

 但是、可是……自己究竟看漏了什麼。

 雪姬仔細的重新審視了一番至今為止的流程。

 然後、她發覺了一件事。

 「啊——」

 如果真的、能夠將大量假鈔流入市場的話……大商會聯合的信用便會崩潰。

 民眾將會對於大商會聯合發行的紙幣產生懷疑,從而蜂擁至交換處兌現。

 而由於信用創造發行了遠超手頭現金的大商會聯合必然無法兌現。

 大商會聯合的紙幣將會化為廢紙。

 也就是說——

 「通過大量發行假鈔使其喪失信用、有意圖的使其走向破產嗎!?」

 直至破產的期間越短、暴露的可能性就越低。

 而且雪姬也有著無法都市這層隱身衣在。

 只要經由無法都市流入市場的話,想要查清源頭也得花上一陣子吧。

 等大商會聯合知道這一切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他已經考慮到這麼深了嗎。

 雪姬終於理解了剛才約翰垂下肩膀的理由。

 他是對雪姬失望了。對於沒能理解假鈔意義所在的雪姬感到了失望,這才試探了她一番。

 他絕不是因為一下子頭腦發熱而提出的偽鈔作戰。

 這是早已經過精密計算的完美計劃。

 約翰剛才是這樣說的「像這樣一張紙幣、真的有值得民眾信任的價值嗎……」。

 那句話所暗示的正是信用崩壞啊。

 「只要在暴露前令其破產就好……多麼大膽的作戰啊」

 看似簡單的假鈔作戰竟有著如此深刻的意義……

 他所說的一字一句、全部都是伏線啊——

 那難以估量智謀不禁讓雪姬後背發涼。

 然而、這還不是全部。

 「真的、這麼想嗎——?」

 「什——!」

 比剛才更強的壓力傾瀉而來。

 又看漏了什麼嗎!?

 雪姬拼命的思考著,但仍舊沒能找到答案。

 從面具的深處,約翰的雙目就像是在掂量雪姬一般。

 糟了、糟了、糟了——

 「……是、這麼想的」

 低下頭來雪姬這麼低語道。

 這個計劃沒有漏洞。雪姬只得這麼回答……

 她嘆息著自己的無能,做好了接受制裁的覺悟。

 可是……約翰的壓力卻消失了。

 「……正是如此」

 「誒……?」

 被、被擺了一道——!

 若是雪姬輸給了這份壓力胡亂說了些什麼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給予制裁的吧。

 老實的給出肯定才是正確答案。他最後所考驗的是雪姬的真誠。

 理解了這一點,她像是癱軟下去一般靠在了沙發上。

 「假鈔 、會製作的。假鈔的製造和流通都請交給咱吧。這個計劃將會是與時間的賽跑吧。令假鈔流通換取大量的現金,在暴露之前令其破產。假鈔開始流通的話他們自然也會展開調查的吧。到時候就有勞約翰先森了」

 「瞭解了」

 「具體的安排就日後再商議吧」

 「……就這樣吧」

 約翰這樣說著,將手中的一枚金幣向空中彈去。

 旋轉著的金幣落了下來,發出了尖銳的聲響。

 而那時、約翰的身影早已消失地無影無蹤了。留下的、就只有冷冰冰的夜風。

 金幣滾動著,在雪姬的腳下停了下來。

 雪姬將它撿起,同樣用手指彈了起來。

 「那就是約翰……曾被稱作Shadow的男人……」

 何等的、智謀——

 何等的、膽識——

 何等的、武力——

 「真是位、稀世英傑啊……」

 雪姬大大地嘆了口氣。

 雪姬當初所期待的、僅僅只是約翰的武力而已。但是、他並非是僅有武力的男人。同等的智謀,以及自如的操控著這些的膽識也都一併兼備著。

 ◆◇◆◇◆◇◆◇◆◇◆◇◆◇◆◇◆◇

 假鈔作戰似乎很不錯的樣子,雪姬也表示了肯定。接下來只要等假鈔做好就行了。

 而我的任務則是處理前來探查假鈔出處的諜報員。

 哼姆……

 隱藏在三越商會和大商會聯合的背後暗中活躍的神秘男子——背叛了組織的他,如今即將獨自執行任務。

 流入市場的假鈔、崩壞的大商會聯合,而他真正的目的——則是為了拯救曾經的組織。

 「……這才是超級精英特工啊」

 真是帥爆了。

 我就是為了拯救組織而背叛的超級精英特工啊。

 為了不暴露所以不能用刀。那也就是說沒有必要再拘泥於刀具,這次應該能進行一些新鮮的戰鬥。

 一邊考慮著這些事情一邊在深夜的王都漫步著,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對似曾相識的犬耳。

 「德爾塔……?」

 就在我小聲嘀咕的那一瞬間,那對犬耳啪嗒的晃了一下。

 回過頭來看向這邊的她,毫無疑問就是德爾塔。

 「……Boss」

 她的嘴唇像是這麼說著動了。

 然後下一瞬間、用四條腿衝刺著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不愧是德爾塔、簡直快的沒有意義,換做普通人的話眼睛應該無法追上她的吧。

 「Bo……!」

 「現在可不是Boss」

 「嗷……希德!好想你啊!」

 一個勁的來回搖擺著尾巴。

 可那滿臉的笑容,在下一瞬間卻突然凝固了。

 「希德……有狐狸的臭味……」

 德爾塔的嗅覺也好的有些過頭呢。

 「啊—、剛才還在狩獵狐狸呢」

 「狩獵狐狸、德爾塔也要去!」

 德爾塔的臉一下又變得明亮了起來。

 「真可惜呢、狐狸已經被我狩走了」

 「嗷……那就下次再一起去狩獵狐狸吧」

 「嗯、下次吧。啊、請停下你的標記行為」

 我伸出手將試圖蹭我身體的德爾塔推開。

 「但是希德、一股狐狸臭味」

 「沒事啦」

 「不要」

 將不願放棄地想要靠近過來的德爾塔推開後,我改變了話題。

 「德爾塔為什麼會在王都?」

 「嗷……希德、果然力氣很大」

 「德爾塔為什麼會在王都?」

 「嗯?為什麼?」

 「德爾塔為什麼會在王都?」

 「德爾塔,那個、今天早早地起床,吃了很多肉,來了好久沒來過的王都」

 「德爾塔為什麼會在王都?」

 「那個、德爾塔、在狩獵!」

 「在王都嗎?」

 「在外面、很開心!狩獵了很多很多!希德也要一起狩獵嗎?」

 「為什麼在狩獵呢?」

 「希德也一起來狩獵吧!」

 「為什麼在狩獵呢?」

 「阿爾法大人讓這樣做的!希德也一起來狩獵吧!」

 「是嗎、阿爾法這麼說的啊」

 「嗯、希德也一起來狩獵吧!」

 「在狩獵什麼啊?」

 「盜賊!希德也來一起狩獵吧!」

 「狩獵盜賊嗎!」

 「希德也喜歡狩獵盜賊!」

 「嗯、我也喜歡狩獵盜賊呢」

 「一起去狩獵吧!」

 「也是呢。暫時還有些空閒、就一起去狩獵好了」

 「太好了!!」

 德爾塔拉著我的手,使勁的想要把我拽走。

 「等下等下、馬上就去可不行!我必須回一趟宿舍」

 「不要!」

 「德爾塔也是因為有要做的事才來王都的吧?」

 「要做的事?」

 「不是被阿爾法叫來的嗎?」

 「啊、阿爾法大人!?」

 「忘記了嗎?」

 「被叫了、會生氣嗎?」

 「到底怎麼樣呢。還是快點去比較好哦」

 「但是狩獵盜賊……」

 德爾塔有些垂頭喪氣地看著我。

 「暫時還有些空閒等明天再去就好。先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我知道了!希德、等著我!」

 「我在宿舍等你。要悄悄地來哦」

 「悄悄地去!」

 德爾塔用四隻腳衝刺著以驚人的速度消失在王都的街道上。

 雖然被看到了的話肯定會很引人注目的,但是普通人應該是看不到的吧。嘛、就這樣吧。

 不知為何想起了前世養的金毛獵犬,我暗自嘆了口氣。

 ◆◇◆◇◆◇◆◇◆◇◆◇◆◇◆◇◆◇

 深夜的森林。

 我跟在德爾塔身後。

 雖然有擔心過能不能做到悄悄地來,但德爾塔確實有按我所說的那樣悄悄地出現在了宿舍。

 只看能力部分的話,我從一開始就完全擔心的必要呢。德爾塔很擅長狩獵。所以別看她那樣,在消除氣息這方面她做的是真的好。即使在『七陰』之中應該也是頂尖的吧。

 而且在此之上發現獵物氣息的能力也超乎尋常。說實話、單論嗅覺和聽覺的話甚至到了連我也贏不了的程度。即使在肉體改造和魔力強化的雙重努力下,也還是比不過超越了種族的天性素質呢。

 名為德爾塔的存在、除了頭腦之外全都是超常規配置的。

 所以就像這樣、讓德爾塔跑在前面,還能起到盜賊雷達的作用。

 說到狩獵盜賊的話,老實說最開始發現盜賊的階段才是最辛苦且最耗時間的。就這一點來說、讓德爾塔在前面跑的話,只要跟在她的後面就會直接帶路到盜賊所在的地方,所以真的非常輕鬆。

 在前面跑著的德爾塔的耳朵啪嗒啪嗒地動著,尾巴也來回地搖擺著。

 這就證明已經接近盜賊了。

 德爾塔提升了速度,她從雙腳變成了四腳。以驚人的速度在森林裡穿梭著,然後就這樣向著遠處看到的火光發起了突擊。

 然後悲鳴四起。

 我只是遲了一瞬衝了進去,在哪裡就已經有數名盜賊被切裂氣絕身亡,在火堆前到處散亂著四肢。

 啊、果然是這樣啊。

 和德爾塔一起狩獵盜賊也不光只有好處。當然也有缺點存在。

 德爾塔在獵物面前完全不會「等待」。

 她的盜賊狩獵是單方面的屠殺,沒有任何享受樂趣的要素。

 要是沒有這一點的話明明就是最棒的了啊。

 順便一提、嚴格來說並不是完全不能「等待」。若是我說了的話,德爾塔也是會好好的等待的吧。

 但是、在獵物面前的等待,對她來說是種驚人的壓力。

 所以說雖然在我面前會很老實,但若是我不在的話就必定會盡情地釋放這份壓力。肯定會在其他地方引起麻煩的吧。

 騎在伽瑪身上,將小屋裡面的木頭全部砍碎,把地裡的蔬菜全部吃掉之類……

 小時候只是這種程度就結束了,但是成長之後的她發洩壓力的方法到底是什麼我一點也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而就在我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時候,盜賊已經差不多都被她狩獵掉了。

 基本沒有我出場的機會了。

 「等、等一下!」

 然後,倖存的盜賊開始祈求饒命了。一如既往的橋段。

 這雖然是很常見的光景,但是對於德爾塔來說求饒是沒有用的。

 她露出像肉食野獸般的笑容,任憑力量驅使著漆黑之刀橫掃而去。

 那是完全感覺不到技術的強硬的一擊。但是不只是速度,在那之中也伴隨著柔性和延伸性。

 這應該就是天性吧。

 她的刀朝著盜賊的脖子砍去、在將之切破了一層皮前停了下來。

 「嗯?」

 德爾塔停下來了……

 這不可能。

 德爾塔咻咻的用鼻子聞著盜賊身上的氣味。

 「果、果然是你嗎薩拉。是我啊、是我」

 是我、是我。像這樣可疑的連聲呼喊著,盜賊將臉上遮蓋著的面具取下了。

 出現在那下面的是有著精悍長相的男子。值得注意的是,有著和德爾塔一樣顏色和形狀的犬耳這件事。

 「薩拉、是薩拉對吧?是我啊是我、你哥哥啊」

 德爾塔咻咻的吸了吸鼻子,回頭看向了我。

 這是要求許可的模式。

 我點了點頭,讓她自由行動。

 「有老爹的味道……但是、我不記得」

 德爾塔取下面具,露出了臉孔和尾巴。

 「肯定沒錯、不就是薩拉嗎。聽說你<惡魔憑依>後就被老爹給狩獵了……真虧你能從老爹手上活下來啊」

 男人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捉迷藏的話德爾塔最擅長了」

 「德爾塔?現在是叫這樣的名字嗎。吶、放過我吧,我可是你的哥哥啊」

 男子露出諂媚的表情看向德爾塔。

 德爾塔的尾巴像是威嚇一般慢慢地晃動了起來。啊、那是不高興的模式。

 「我沒有弱小的哥哥」

 「等、等下等下等下,你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很強了,我是贏不過你的這點自己也是知道的!老爹他也說過、你若不是女人的話,還打算讓你做下任族長的啊!<惡魔憑依>也治好了對吧?我會跟老爹求情讓你回去的啦、怎麼樣?」

 「想要回去的話我自己會回去的」

 「說、說說、說的也是呢!你就是這樣的傢伙啊!那樣的話、就讓我給你介紹一個更適合你的主人吧!聽了可不要嚇到哦、我現在可是在那個傳說中的『大狼』月丹大人的麾下工作啊!」

 尾巴的節奏變了。這是超級不高興的模式呢。

 「月丹……你知道嗎?」

 姑且、我還是問了一下。

 「不知道」

 德爾塔一副險峻的表情搖了搖頭。說的也是呢。

 「騙人的吧!?那可是連老爹都敵不過的、傳說中的『大狼』啊!狼族最強的戰士!是、是你的話說不定能被選為月丹大人的妾——」

 「聽不懂。太吵了、弱者就不要叫喚了」

 德爾塔這麼說著,將還在說話的男子首級砍了下來。

 「誒……不是你哥嗎」

 一副超不高興的表情俯視著男子首級的德爾塔,搖著尾巴轉向我笑了出來。

 「弱小的傢伙是一族的恥辱。能處理掉真是太好了」

 「啊……是嗎」

 不由得這麼說了。這已經可以說是、獸人與人類思考方式的根本不同了。

 獸人有著各種各樣的種族。但是在那之中約八成,都是認為力量就是一切的人。強大就是最偉大的,其次則是擅長狩獵的,就是這種感覺。而德爾塔她、就是超典型的拘泥於此的獸人。現如今真的還有她這樣、這麼像獸人的傢伙嗎?差不多就是這種程度。

 不過就算到不了德爾塔這種程度,像這樣的思考對於獸人來說也是很普通的。說的直白點,獸人的基本規格上都是超作弊的等級。身體能力很強,五感敏銳,運動神經很好,魔力高,壽命長,繁殖能力也很強。要不是腦袋有坑的話,應該就能掌握這個世界上的霸權了吧。

 但是、正是因為這種力量才是一切的思考迴路,一旦人口增加的話,部族之間就會發生紛爭使得人口減少,就算偶爾出現一統獸人的大英雄,也會向人類或是精靈幹架挑釁最後逃走。不、每次最開始的時候,都是獸人這方的壓倒性勝利啦。但是隨著補給線的縱向延伸,很快就會因為飢餓而撤退。每次都是同樣的模式。不過獸人之中也是有很聰明的種族的。不管是從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來說,獸人都是多種多樣的。雪姬也是如此,狐族似乎就是以頭腦聰明而著稱的。

 反正有著這樣聰明的種族,只要聽從他們的意見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才對。實際上一直以來似乎最初的時候都有聽從他們的意見的。可是一旦補給線縱向延伸開來,頭腦很好的他們都會提出應該自重一些。但是相信力量才是一切的獸人,則將這樣的他們當做膽小鬼痛罵後繼續突擊。

 已經是本能的認為力量才是一切了。

 雖然姑且也是法治國家,最近也在產業等等方面努力著。但之所以到現在也沒能怎麼能發展起來,結果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滿腦子肌肉認為力量才是一切的緣故。

 「畢竟是為數不多的兄妹,還是記住比較好啦」

 「那個、德爾塔的老爹有二十多個小妾。哥哥有上百個!」

 「啊、那樣的話即使少一個也不無所謂啦」

 不愧是獸人、規模完全不同呢。但是、力量才是一切的國家嗎,稍微有點興趣呢。

 「獸人的國家嗎、什麼時候去看看好了」

 德爾塔的耳朵啪嗒啪嗒地動了起來。

 「想到一件好事!只要Boss成為族長就好了!!」

 「嗯?」

 「Boss把族長打倒的話,Boss就是新的族長了!」

 「誒……」

 「生一大群子孫、成為最強的一族!!」

 「不、成不了的」

 「會的!準備一百個小妾!!生一大群、世界最強!!走吧!!Boss成為大英雄、支配世界!!」

 「不行不行,回去吧,回王都去」

 「不要!!」

 「沒有不要」

 「嗚~!!」

 我拖著德爾塔回到了王都。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