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附章】年幼克蕾雅的弟弟觀察日記

第三卷  【附章】年幼克蕾雅的弟弟觀察日記 今年8歲的克蕾雅·卡蓋諾有一個小兩歲的弟弟希德·卡蓋諾。

 克蕾雅是一名優秀的少女。

 就算是在魔劍士輩出的卡蓋諾一家,其將來也被抱有很大的期待。

 與她相比弟弟希德就……很平凡。

 也不是說他腦袋不好,也不是說他運動不行。

 但是不管做什麼都顯得普通,無法令人眼前一亮。

 如果比喻成一幅畫的話,在畫的中心受人矚目的是克蕾雅的話,那麼希德就是在她的背後行走的路人A。

 ——真的是不般配的姐弟。

 對於周圍的這種想法,克蕾雅不知為何特別討厭。

 ◆◇◆◇◆◇◆◇◆◇◆◇◆◇◆◇◆◇

 在卡蓋諾家一到六歲就會開始魔劍士的訓練。

 8歲的克蕾雅從兩年前就開始訓練,有著足以在小孩子的大會上獲勝的本領。

 今年6歲的弟弟希德也是最近開始訓練,然而……

 「嗚誒誒……姐姐好強啊……」

 希德正趴在地上發出著丟人的聲音。

 「真是的、不就輕輕碰了一下嗎,不要發出這種丟人的聲音!」

 克蕾雅俯視著希德,以練習用的木劍戳著他。

 「住、住手啊姐姐……!」

 希德一副討厭的樣子在地上扭捏著。

 「看吧、這不是能動嗎。就是沒有毅力才會馬上倒下的!」

 「太不講道理了……」

 「真是丟人啊……對了、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克蕾雅抓著希德的後領將希德拖著走。

 本來父親每天早上都會來看兩人的訓練,然而父親因工作出門所以變成克蕾雅和希德的自主訓練。

 順便說一下是強制性的。

 「要、要去哪啊?」

 希德一邊被克蕾雅拖著一邊看著她。

 「因為你太丟人了,所以要對你進行鍛鍊毅力的特別訓練」

 「特、特別訓練?」

 「禿子不是說過嗎,附近的森林裡潛伏著斯卡菲斯盜賊團」

 禿子、指的是父親。

 因為母親一直喊父親禿子,所以克蕾雅也跟著這麼叫了。畢竟孩子是雙親看著長大的。

 「嗯、所以叫我們不要靠近森林……」

 「所以才要進入森林啊!」

 「誒?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這麼做的話你也會變得有毅力了吧」

 「做、做不到啦,別去了吧……」

 「看吧、馬上就這樣發出丟人的聲音!你忘了姐姐在大會上獲得優勝了嗎?完全不用擔心你放心吧」

 「可、那不是小孩子大會嗎……噗誒誒」

 克蕾雅拉著希德從家溜出向森林出發了。

 ◆◇◆◇◆◇◆◇◆◇◆◇◆◇◆◇◆◇

 兩人進入森林後大約走了兩個小時。

 「姐姐,回家吧,差不多要變得危險了……」

 克蕾雅拉著希德的手大步往前走。

 「你在說什麼呢,這不才剛進來嗎?」

 「差不多要到中午了,母親會擔心的」

 「這、這樣啊……如果不在午飯時間回去的話媽媽會生氣的」

 在卡蓋諾一家,雖然父親是禿子但母親是魔鬼。

 「對啊、媽媽會生氣的」

 「……沒辦法,今天的特別訓練就結束吧!應該會多少有點毅力了吧」

 「有的有的」

 「我可是為了你才這麼做的,要感謝我哦!」

 「感謝感謝」

 「好、那麼回家吧!」

 這麼說著的克蕾雅準備原路返回——就在這時。

 「哎呀、這種地方居然有小孩子」

 伴隨著粗大的嗓音,從草叢裡鑽出了7個大漢。

 經過鍛鍊的身軀,用慣了的劍,怎麼看都不像單純的村民。

 「你們難道是,斯卡菲斯盜賊團!?」

 「知道的挺清楚的嘛,不過抱歉……可不能讓你們活著回去了」

 他們露出兇惡的笑容看著克蕾雅。

 「那、那是我的台詞!」

 克蕾雅拔出孩子用的劍。

 可是那隻手卻僵直的抖動著。

 「魔劍士的孩子嗎?如果以普通的盜賊為對手的話,估計還能有點什麼辦法吧……」

 這麼說著盜賊中的一人拔出了劍。

 「什麼意思……!」

 「可惜的是我們可不是普通的盜賊團。斯卡菲斯盜賊團全員都是魔劍士。正因為只襲擊警備森嚴的貴族或者大商會,國家才會懸賞一億澤尼的啊。普通的魔劍士就算綁成一團也贏不了我們」

 克蕾雅看著身邊發抖的弟弟,像要保護他一樣往前踏出一步。

 「所、所以又怎樣!」

 「雖然小姐的話長得挺漂亮的大概能賣個好價錢,小鬼的話只能殺了吧」

 「如果你們對希德做什麼的話我可不會饒過你們!」

 先手的是克蕾雅。

 那個動作看起來完全不像8歲小孩一樣的快速,一瞬間衝進男人的懷裡。

 然後,鏘的一聲響起。

 「意外的快呢」

 克蕾雅的劍被簡單的擋住了。

 兩人短兵相接。

 「庫……希德,快逃!」

 克蕾雅想著就算是一瞬也要爭取時間往劍上注力。

 那一瞬間,恐怖的衝擊襲向了克蕾雅。

 「啊——!」

 被踢了!

 男子一邊應付克蕾雅的劍,一邊簡單地將克蕾雅踢飛。

 僅僅這樣,克蕾雅便撞到樹上後摔到地面。

 令人絕望的,大人與小孩的力量的差距。

 「咔……」

 「還挺不錯的啊。不過,說到底還是小孩子的力氣」

 「希德……快逃……」

 只要弟弟能逃掉就好,已經不奢望其他的了,可是那個願望沒有實現。

 「不、不準欺負姐姐」

 希德揮著練習用的木劍,挑起了戰鬥。

 「不行……希德……」

 克蕾雅的眼中流出了淚水。

 「別搗亂」

 男子的劍揮向了幼小的希德。

 看到希德的身體被打飛,無力的掉落,克蕾雅的眼中不斷地流出淚水。

 「啊啊……希德……希德……!」

 ——克蕾雅的腦中浮現出重要的回憶。

 那是克蕾雅才3歲剛會記事時候的記憶。

 克蕾雅在雙親沒看著她的時候,翻倒了點著火的鍋。

 大量的熱水從克蕾雅的頭頂傾盆而下。

 只有三歲的克蕾雅什麼都做不了。

 可是這時。

 克蕾雅的領子被往後一拉。

 千鈞一髮,克蕾雅躲開了熱水,並且屁股著地逃過一劫。

 抓著克蕾雅的是隻有一歲的希德。

 在記憶還模糊的小時候,克蕾雅不止被希德救過一次兩次。

 快要從窗戶掉下去的時候也是,快要被野狗咬到的時候也是,因迷路而哭泣的時候也是,不管什麼時候來幫她的都是希德。

 就算誰都不相信她的話,就算記憶隨著時間變得模糊,不管什麼時候希德都會幫助她。

 所以被認為是不般配的姐弟的時候才會覺得討厭。

 想要讓大家知道弟弟的厲害之處。

 但是這種想法卻讓弟弟遇到危機。

 「對不起……對不起……希德……」

 在漸漸消失的意識中,克蕾雅像一動不動的弟弟伸出了手。

 那個瞬間、看到希德像個沒事人一樣站起來的景象,一定是幻覺吧。

 ◆◇◆◇◆◇◆◇◆◇◆◇◆◇◆◇◆◇

 黑髮的小孩又站了起來,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為了幫助姐姐魯莽的衝出來,然後被一擊KO的雜魚弟弟。真是適合我的的完美演技啊」

 「你、你、明明被砍了……」

 盜賊們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你砍的是正在找研究中的史萊姆」

 史萊姆的碎塊從小孩的衣服下面滑落,在地面上攤開來。

 「哈?史萊姆……?」

 「耐久性是個難點。又要重新收集了」

 呀咧呀咧,小孩嘆了口氣。

 被盜賊們團團圍住卻絲毫沒有懼怕之意。這個小孩顯得很異常。

 「本打算今夜就把你們都幹掉的。但是姐姐的行動總是出乎我的意料」

 小孩說著撿起了姐姐丟在地上的劍。

 「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好吧、這次一定弄死——」

 男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咳——噗」

 男人捂住喉嚨悶咳一聲,鮮血噴湧而出。

 「啊咧、意外的弱啊……?」

 小孩手中的劍尖上已經浸滿了鮮血。

 被割開喉嚨的男人倒下了。

 「怎麼回事這個小孩——」

 看到這一切的盜賊們一起拔出了劍。

 「完全沒看清他的劍招!這不是個普通的小鬼!」

 「快把他圍住!不過是個小鬼而已,大家併肩子上肯定——」

 「——正是如此」

 小孩已經出手了。

 「什——!?」

 「我不過是個小孩而已」

 又一個人的腦袋飛了出去。

 「後、後面!!」

 驚愕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力量也好,魔力也好,都還在成長,只要被圍攻就完了,沒有任何逃脫的方法」

 小孩的聲音在樹木之間迴響,第三個、第四個,腦袋一個接一個地落地。

 「開玩笑吧,太、太快——!?」

 「並沒有那麼快。小孩子的身體是無法承受更快的速度的」

 盜賊們完全跟不上希德的速度,毫無還手之力地被接連斬首。

 第五個、第六個。

 最後只剩下了一個人。

 「——原來如此。確實不是多麼快的速度。只是虛有其表而已」

 劍與劍碰撞發出尖銳的聲音,一切都隨之安靜下來。

 臉上佈滿傷痕的盜賊接下了這一招。

 「只是因為體重很輕,所以便於加速和減速。但是最大速度也並不怎麼快」

 說著他向後跳開。

 「為了彌補身體上的不足,所以用奇襲在對方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逐個擊破。小小年紀還真是不得了」

 「謝謝誇獎。順便問一下、你就是斯卡菲斯沒錯?」

 「沒錯,我就是斯卡菲斯」

 斯卡菲斯架起了他那把巨大的開山刀。

 緊接著,他的身形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在後面」

 斯卡菲斯瞬間到了小孩背後。

 巨大的山刀劈下的同時,小孩回身揮動了劍。

 劍與劍的碰撞之下——小孩被打飛了出去。

 「真是好輕啊」

 瘦小的身體在空中翻轉。

 如同貓一樣調整了姿勢輕巧地落在地上。

 「雖說是向後跳了。但是手都麻了呢」

 小孩甩著手說。

 「你惹了不該惹的人。力量、魔力、還有速度——都是我比較強」

 「正是如此」

 小孩乾脆的表示同意。

 「真可惜……我也是曾經在劍道上有所成就的人,在我看來再有個10年……不,再有個5年你就能成為世界聞名的魔劍士了吧」

 「是嗎」

 「潛力可惜了……不過,這個仇我可不會不報」

 斯卡菲斯的身影又一次消失了。

 緊接著,山刀呼嘯著向瘦小的身體砍來。

 這一擊確實能將小孩一刀兩斷。

 「怎麼會……!」

 山刀沒有劈到任何東西的感覺。

 在就要得手的瞬間,小孩從斯卡菲斯的視野之中消失了。

 「——是殘像」

 稚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怎麼可能——」

 斯卡菲斯回過頭看到了毫髮無傷的小孩。

 「小孩的身體很脆弱,很快就會到極限了。所以——」

 小孩揮動手中的劍。

 「——只要超越極限就可以了」

 劍帶著美麗的銀色軌跡向斯卡菲斯砍來。

 「好快……!」

 能用山刀擋住這一擊也近乎奇蹟了。

 凌厲的攻擊震得手腕發麻,斯卡菲斯的臉扭曲了。

 但是,兩把劍並沒有就此分開。

 以斯卡菲斯的力量,應該很容易就能把小孩打飛才對。

 但是。

 「呃、動不了了!為什麼——」

 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將劍推開。

 周圍的空氣開始震動。

 小孩的魔力膨脹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量。

 「那、那是什麼魔力……」

 『overdrive』

 山刀出現了裂縫——然後粉碎了。

 閃亮的碎片在空中飛散。

 被砍成兩段的斯卡菲斯在噴濺的血花中倒下了。

 他的臉上充滿了驚愕。

 小孩看著倒下的斯卡菲斯,噴出了一口鮮血。

 「咳……對小孩的身體來說負擔還是太大了」

 小孩抹掉嘴上的血。

 然後將劍上的血糊甩掉。

 「30分。『影之實力者』才不會在這種地方苦戰」

 他輕輕地嘆了口氣。

 ◆◇◆◇◆◇◆◇◆◇◆◇◆◇◆◇◆◇

 「姐姐、姐姐。快醒醒!」

 聽到了弟弟的聲音,克蕾雅瞬間清醒了過來。

 「希德——!?」

 「姐姐,太好——呃啊」

 克蕾雅用力抱住希德哭了起來。

 「希德,沒事就好!太好了、太好了……」

 後悔與安心交織在一起彷彿胸口要被撕開一般。

 「對不起、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唔……呃……好難受」

 「希德、希德、希德……誒、說起來盜賊呢?」

 克蕾雅稍微冷靜下來,環顧四周。

 盜賊已經不見了,周圍到處都是飛散的血跡。

 「是……賞金獵人來過了,他們都逃走了。然後賞金獵人就追著盜賊離開了」

 希德一邊在克蕾雅懷裡掙扎著一邊說道。

 「是嗎……真是太好了」

 「別、好難受……」

 「謝謝,是希德救了我啊」

 「呃、嗯,但是被打飛了」

 克蕾雅搖了搖頭。

 她想起來被遺忘的重要的回憶。

 「希德總是來幫我呢,以前每次都是,每次都是……」

 正因如此克蕾雅才那麼喜歡希德。

 「我會變強的。變強以後、就該姐姐來幫助希德了」

 她緊緊地抱住希德,彷彿永遠不想失去他一般。

【四章】我將破壞一切、使其再生!